1. 書瀾社
  2. 尋她
  3. 第二章
下雨滴黃 作品

第二章

    

朝廷,纔將這狗官拉下馬來。虧心事做慣的人時時刻刻有大難降臨的預兆,狗縣令帶著贓款,攜了平日裡最信賴的管家連夜出逃。這老頭連跨兩個州不帶停歇的,薑鳶追上他費了些力氣,攢著一肚子氣冇處撒。狗縣令從懷中的木盒裡捧出一把首飾銀子遞給薑鳶,一臉贖罪的樣子:“大俠饒命,這些都給你,求求你放過我!”許是意識到自己的命應該不止這點錢,他將捧出來的東西放了回去,直接把盒子遞給薑鳶:“饒命,饒命!”薑鳶懶得看一眼,放...-

葉凡帶領眾人沿恒河湖海邊緣探尋上古遺蹟的線索,然而無論他們如何搜尋,始終未能發現任何可疑之處。

青羅不禁提出疑問:

“宗主,會不會上古遺蹟的入口其實位於星空彼岸那些人所在的方向?”

葉凡聽後,陷入了短暫的沉思,過了一會兒,緩緩開口: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我曾從他們弟子口中得知,遺蹟可能位於這片海域與石林的交界處。”

“然而,我們手頭並無詳細地圖,且目前不宜與星空彼岸的人碰麵,所以隻能在此地碰碰運氣。”

葉凡目光如炬,沉思片刻後,果斷下令:

“召集弟子,我們去星空彼岸所在的那片海域附近潛伏著,隻要星空彼岸的人找到上古遺蹟的入口,我們便跟進去拿資源。”

話語未落,一道璀璨的光束驟然沖天而起,伴隨著一股磅礴的蠻荒氣息,席捲四方。

葉凡抬頭望去,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斷言道:

“看來,星空彼岸的人已經發現了上古遺蹟的入口。”

牧牛人和一念大師迅速來到葉凡身邊,目光遠眺,同樣鎖定了星空彼岸眾人所在的方向,篤定道:

“這必定是他們所追尋的上古遺蹟。”

葉凡眼中寒光一閃,決然道:

“走,我們立刻前往!”

隨即,一行人迅速向星空彼岸眾人所在的海域疾馳而去。

在另一個方向。

星空彼岸歸來的梁濤凝視著前方懸崖壁上逐漸裂開的一道裂縫,裂縫中透露出狂暴的力量,使得整個裂縫顯得極不穩定。

他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低語道:

“這便是上古遺蹟的入口,真是天助我也。”

一名道儘仙境的弟子凝視著前方逐漸顯現的裂縫,臉上洋溢著笑容,他說道:

“看來就是這裡了,不過,目前的入口仍極為不穩定,我們必須耐心等待幾天,待那股狂暴的力量消退,入口穩定後方可進入。”

梁濤讚同地點了點頭,補充道:

“確實如此,這入口處蘊含的上古狂暴力量,絕非我們所能抗衡。一旦貿然接近,恐怕還未進入便被其碾為齏粉。”

滅世神教的一位道儘仙境弟子望著漸漸消散的光柱,眉頭微蹙,提醒道:

“這裡的動靜非同小可,恐怕會吸引不少人前來,我們必須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以防不測。”

梁濤聞言,頓時臉色一變。

他可不希望這裡的動靜驚動了盤古世界的人,那樣一來,想要順利獲取遺蹟中的寶物可就難上加難了。

他急忙下令道:

“快,立刻讓弟子們將附近海域封鎖起來,務必確保冇有其他人靠近這裡。”

“是!”

眾弟子聞言,紛紛行動起來,迅速散開,將這片海域嚴密封鎖,確保萬無一失。

“傳說中,這個上古遺蹟中蘊藏著大帝級強者留下的可怕力量,以及無數上古異寶,一旦我們找到那股力量,便能掌握整個恒古戰場的命脈,甚至讓盤古世界的人俯首帖耳。”

一名弟子眼中閃爍著狂熱的光芒,對遺蹟中的力量與寶物充滿了嚮往。

然而,另一位弟子卻相對冷靜,他搖了搖頭,道:

“那股大帝留下的力量,我們根本不敢想象,以我們的修為,就算真的得到了,恐怕也無法承受,瞬間就會被撐爆,但是,除了那股力量之外,遺蹟中的其他寶物,我們或許還有機會爭奪。”

“是啊,聽說這處上古遺蹟是一位大帝級強者留下的,那股力量極有可能是大帝的道果,絕非我等所能染指。”

又一名弟子補充道,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敬畏與忌憚。

星空彼岸的弟子們圍繞著裂縫,貪婪與渴望的目光交織在一起。

他們心中清楚,一位大帝級強者留下的寶物,即便是最普通的,也足以讓他們這些人受益匪淺。

因此,儘管那股大帝留下的力量遙不可及,但他們對於遺蹟中的其他寶物依然充滿了期待與渴望。

與此同時。

嚴厲帶著一群傀儡小心翼翼地隱藏在礁石之後,目光緊緊盯著前方那條裂縫通道。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四周瀰漫著的蠻荒氣息,彷彿穿越了時空,回到了遠古時期。

他的瞳孔瞬間收縮,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隨後化作狂喜,小聲嘀咕道:

“果然,隕神禁地內真的隱藏著一處上古遺蹟,而且真的被星空彼岸的人找到了!”

然而,他的喜悅並未持續太久,目光在前方的人群中掃視一圈後,眉頭微微一皺,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再次開口道:

“不過,以我現在的實力,就算加上這群傀儡,也不是那些道儘仙境強者的對手。”

嚴厲的神色變換不定,目光再次落在裂縫通道上,沉聲道:

“上古遺蹟剛開始顯現,迸發出來的狂暴力量使得通道極其不穩定,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穩定下來。”

他心中暗自盤算著,眼中露出陰森的目光,道:

“我有必要回去一趟,看看前輩佈置的跨界陣法是否成功,有冇有其他人跨界而來。”

“若是能有其他強者相助,或許還有機會爭奪這上古遺蹟中的寶物。”

想到這裡,嚴厲便決定暫時離開此地。筆趣閣

當然,他並冇有完全放棄對這裡的監控,留下了一些傀儡繼續注視這裡的動靜。

這些傀儡都是他精心煉製的,與他有著緊密的聯絡,即使他不在這裡,也能通過傀儡得知這裡的最新情況。

葉凡等人正在不遠處,注視著那股勢力的離去,眼中充滿了疑惑。

他們竊竊私語,試圖理解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

牧牛人目光如炬,緊盯著遠去的身影,然後轉向星空彼岸的方向,眼中閃爍著深思的光芒。

他思索片刻後,沉聲道:

“不對勁,他們不是真的離開,你們看,星空彼岸那邊人數眾多,強者如雲,尤其是道儘仙境的弟子不在少數,我猜測他們很可能是回去搬救兵了。”

一念大師也點頭附和著,她似乎能洞悉一切,緩緩道:

“確實如此,而且我們若想突破星空彼岸的封鎖,也必須尋求更多的支援,單憑我們這些人,根本無法與他們抗衡。”

葉凡聞言,眉頭緊鎖,顯然也在權衡利弊。

他沉思片刻後,目光變得堅定起來,沉聲道:

“青羅,你立刻回去一趟,讓梁濤調遣一批弟子過來。”

“這次的上古遺蹟,我們必須占據一席之地,這是我們的機會,也是我們的挑戰。”

青羅點頭領命,他明白葉凡的意圖,也深知這次行動的重要性。

她轉身離去,準備執行葉凡的命令,去尋求更多的支援。

葉凡等人則繼續留在原地,密切關注著前方的動態,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挑戰。

-以隻能在此地碰碰運氣。”葉凡目光如炬,沉思片刻後,果斷下令:“召集弟子,我們去星空彼岸所在的那片海域附近潛伏著,隻要星空彼岸的人找到上古遺蹟的入口,我們便跟進去拿資源。”話語未落,一道璀璨的光束驟然沖天而起,伴隨著一股磅礴的蠻荒氣息,席捲四方。葉凡抬頭望去,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斷言道:“看來,星空彼岸的人已經發現了上古遺蹟的入口。”牧牛人和一念大師迅速來到葉凡身邊,目光遠眺,同樣鎖定了星空彼岸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