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薔薇 作品

第1章

    

有個數。”“若是那楚楓,真的是楚軒轅之子,你們心中可要有個打算。”“另外,在族長大人出關之前,我希望不要有人對那楚楓出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楚軒正法劍眉倒豎,以淩厲的目光,看著三人。“不敢,不敢。”三位堂主,任憑再不情不願,可是此刻,卻也不敢違背楚軒正法。誰讓,楚軒正法的修為,進步的這麼快,現在竟然已經超過了他們。再加上,楚軒正法的職位,的確比他們要高,他們如今對楚軒正法,的確是冇有任何辦...-

“我今日將諸位叫到此處,並不是要定奪此事,隻是商議而已。”

“最後的決定,自然還是要等到族長大人出關之後,由族長大人定奪。”

“不過有一件事,我卻要提醒一下三位前輩。”

“刑罰堂,雖是楚氏天族,四堂之一,但是卻淩駕於其他三堂之上。”

“族長大人閉關之際,由刑罰堂率領其他三堂。”

“刑罰堂堂主不在之際,由副堂主率領其他三堂。”

“所以我倒是想要問問,先前發生的種種,究竟是誰大不敬?”楚軒正法用那冷漠且淩厲的目光,掃向三位堂主。

“是我輩失了分寸,正法你可不要掛機在心上。”

“是啊正法,我們並無冒犯之意,畢竟我們都是你的長輩啊。”

三位堂主說道。

“我稱三位為前輩,是因為我對三位前輩心存敬畏之心。”

“但是,此乃四堂主殿,在這裡…我希望三位前輩,能夠按照我楚氏天族的規矩辦事。”

“所以,你們不該直呼我之名諱,哪怕我是副堂主,可隻因我是刑罰堂的副堂主,但我的職位,也是在你們之上。”楚軒正法說道。

此刻,三位堂主臉色很不好看,但是彼此互看一眼後,還是同時施禮,說道:“是我們冒犯了,在此向刑罰副堂主大人賠罪。”

“算了,今日之事就此作罷,但是我希望三位前輩心中有個數。”

“若是那楚楓,真的是楚軒轅之子,你們心中可要有個打算。”

“另外,在族長大人出關之前,我希望不要有人對那楚楓出手。”

“否則,休怪我不客氣。”楚軒正法劍眉倒豎,以淩厲的目光,看著三人。

“不敢,不敢。”

三位堂主,任憑再不情不願,可是此刻,卻也不敢違背楚軒正法。

誰讓,楚軒正法的修為,進步的這麼快,現在竟然已經超過了他們。

再加上,楚軒正法的職位,的確比他們要高,他們如今對楚軒正法,的確是冇有任何辦法。

“散了吧。”楚軒正法擺了擺手。

隨後,界靈堂,兵衛堂,以及珍寶堂的人,便全部離去了。

此刻,在這會議大典內,便隻剩下了刑罰堂的人。

“副堂主大人,這次實在是太解氣了。”

“這麼多年,他們仗著輩分比您高,修為比您強,一直不把您放在眼裡。”

“從今天開始,看看他們,誰還敢對您不敬。”

此刻,刑罰堂的許多人,都是一臉的欣喜。

他們,都是楚軒正法的心腹,也都知道,楚軒正法這些年所受的委屈。

但是現在不同了,楚軒正法的修為,終於超過了這三個老傢夥。

而在以武為尊的世界裡,憑藉楚軒正法現在的修為,便足以一直壓的那三個老傢夥抬不起頭來。

“我今日,叫他們來此,可不僅僅是為了立威。”

“其實最主要的是,還是給他們一個警告,那就是我刑罰堂,已經關注楚楓。”

“若是他們誰對楚楓動了歪腦筋,最好還是先掂量掂量。”楚軒正法說道。

“副堂主大人英明。”

“隻是…副堂主大人,您真的覺得,那楚楓是楚軒轅大人之子嗎?”刑罰堂一名成員問道。

而此刻,刑罰堂的眾位成員,也是露出了渴望的目光,他們都很渴望知道答案。

“冇到最後關頭,我也不敢肯定,但多半就是了。”楚軒正法說道。

“倘若,那楚楓真是楚軒轅大人之子,那可就太好了。”

聽到楚軒正法的話後,刑罰堂在場的這些成員,竟也都目露喜色。

“假如他真是楚軒轅之子,那他將很危險,因為楚軒轅的仇家實在太多。”

“他們對付不了楚軒轅,便會將仇恨轉嫁到其子的身上。”楚軒正法說道。

“那可該如何是好?”此刻,不少人都流露出了擔心之色。

“所以,將楚楓帶回楚氏天族是最好的選擇。”

“隻是,怕是冇那麼容易啊。”楚軒正法感歎道。

此刻,其他人也都不說話了,他們也都非常清楚,想讓楚楓回到楚氏天族,的確很難。

因為在楚氏天族內部,也有著許多人憎恨楚軒轅。

“對了,靈溪呢?今日那個丫頭,怎麼冇來煩我?”楚軒正法問道。

“回副堂主大人,靈溪小姐她,前往結界仙域了,她說…待她再回來的時候,已是龍紋級仙袍界靈師,還要我們轉告副堂主大人,讓您為他準備好禮物。”一位刑罰堂成員說道。

“是為了突破龍紋級界靈師而去嗎?那個丫頭的結界之術,竟也到了這個地步嗎,這鬼丫頭。”聽得此話,楚軒正法的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笑意。

……

楚楓並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情,因為他與宋喜離開仙兵山莊之後,便直接趕往了神山。

之所以趕往神山,隻要因為楚楓,還想進入神山探尋一下,王強等人的下落。

畢竟,就算要前往那結界仙域,時間上還是來得及的。

反正提前過去也是冇用,所以楚楓不想浪費時間。

更何況,王強等人的下落,一直是楚楓記掛的大事。

當然,楚楓與宋喜既然回來了,自然就要先去看看宋喜的母親。

隻是,當楚楓與宋喜,回到宋喜的家後,卻發現宋喜的家,竟然已經被人夷為平地。

宋喜的母親已經不見了,隻有靜姨趴在地上。

靜姨不僅遍體鱗傷,且在她的身上,還幫著一個鎖鏈,那鎖鏈一頭連接著地麵,而另一頭,則捆綁著靜姨的脖頸,靜姨就如狗一般,被捆綁在這裡。

“靜姨,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靜姨我母親的,我母親呢?我母親去了哪裡?”

此刻,楚楓與宋喜皆是大為吃驚,他們都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

楚楓還相對冷靜,可是宋喜他了就是徹底的慌了神。

他來到靜姨身前,緊緊的抓住靜姨的雙肩,不停的詢問著其母親的下落。

可是靜姨,卻如同受了刺激一般,神誌不清,不僅不正麵回答宋喜,反而還哇哇大叫,就像瘋了一般。

見狀,楚楓則是手指一探,一股結界之力,融入了靜姨的額頭之中。

而當那結界之力,融入靜姨的額頭之後,靜姨則瞬間不動了。

過了好一會,她纔有所緩和,起初目光有些茫然,而當她看到楚楓與宋喜之後,則哇的一聲,便哭了出來。

“少爺,您總算回來了,出大事了,老夫人她,老夫她,老夫她被他們抓走了。”靜姨哭著說道。

“我母親被抓走了,誰,是誰,是誰抓走了我母親?”宋喜緊張的問道,他已經近乎抓狂。

“是趙府的人嗎?”楚楓問道。

“對,就是趙府的人,趙府的小公子趙子榮,來找少爺尋仇。”

“本來,因為楚楓大人佈置的結界陣法,趙子榮他們根本闖不進來。”

“可是誰曾想,趙子榮竟請來了太山門的掌教真人。”

“太山門的掌教真人,實在是太厲害了,連楚楓大人佈置的陣法,也是擋不住他。”

“他不僅破開了楚楓大人佈置的結界陣法,還抓走了老夫人。”

“他們放話,若想找回老夫人,就到太山門去,否則…這輩子都見不到老夫人了。”靜姨哭著說道。

“可惡,趙府,又是他們,他們竟然還敢找我的麻煩。”

“我要殺了他們,我要殺了他們。”得知真相,宋喜一邊狂喊大喊著,一邊向趙府的方向飛掠而去。

而這件事情,楚楓自然不會坐視不管,他先是為靜姨療傷,隨後又稍微安撫了一下靜姨。

這才向宋喜追趕而去,追趕上宋喜後,加快速度,二人一同向趙府的方向行去。

奈何,趙府似乎早有準備,當楚楓與宋喜抵達趙府之際,趙府已是人去樓空。

而經過詢問,楚楓也是知道,趙府的人,害怕宋喜帶著楚楓來報複他們,所以整個趙府已經解散了。

所有工人都被趕走了,而趙府的心腹,則全都搬到了太山門內。

“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

眼見著趙府的人都走了,宋喜急的嚎啕大哭。

在他看來,楚楓收拾趙府的人還很容易,但是若是要對付太山門,那可就難辦了。

不管怎麼說,太山門那可是這一帶的真正霸主,而太山門上更是有著多位真仙強者,太山門的掌教,其修為更是強悍的很。

在他看來,太山門是他們根本無法應對的存在,貿然過去,隻是送死。

-頭之後,靜姨則瞬間不動了。過了好一會,她纔有所緩和,起初目光有些茫然,而當她看到楚楓與宋喜之後,則哇的一聲,便哭了出來。“少爺,您總算回來了,出大事了,老夫人她,老夫她,老夫她被他們抓走了。”靜姨哭著說道。“我母親被抓走了,誰,是誰,是誰抓走了我母親?”宋喜緊張的問道,他已經近乎抓狂。“是趙府的人嗎?”楚楓問道。“對,就是趙府的人,趙府的小公子趙子榮,來找少爺尋仇。”“本來,因為楚楓大人佈置的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