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驚荷 作品

第 2 章

    

仙尊又算什麼?修真界還不是但憑他們操縱?然而他還剛興奮著,就隻聽“蹦”一道聲響,他斜前方的邪修忽然炸成了一道血水,像是絢爛盛開的煙花,迸射出無數個星子。隻是那個星子,是實打實的血肉。懵了,所有人都懵了,幾乎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緊接著又是幾道爆破聲,這回是三個人齊齊迸射血水。幾乎直接就將地麵染了個通紅,血腥味濃鬱得讓人直作嘔。而那道讓他們爆破的氣息,就來自於麵前那團翻湧彙合的黑氣。黑氣中傳出一道華...-

華麗而略有幾分陰森的聖殿內,一群穿著古怪暗紫色長袍的邪修道士對著大殿中央的法陣,口中唸唸有詞,像是吟詠著什麼咒語。

隨著他們的吟詠,那道呈現暗紅色的法陣逐漸變得好似血一般的鮮紅,與此同時傳來像是心臟般緩慢跳動的聲音。

葉依看著自己身上穿著同其他人一樣的衣服,她花了五分鐘時間理清了所有思緒,而後艱難地嚥了口口水。

她穿書了。

這是一本名為《邪神愛上瑪麗蘇》的故事,名字有著早些年畫風的狗血程度,內容也是。

書中女主木黎十六歲便平步青雲地步入金丹期,是青雲宗雲崖仙尊最得意的弟子,天資聰穎,從出生起就自帶好運buff,錦鯉本鯉。

走兩步遇百年難遇的天珍地寶,走五步就能遇見不二法器。且人生旅途非常之順,入門冇多久,就在比試大會上擊敗了宗門修煉多年的弟子。

好運buff也就算了,還長著一張標準小說女主臉,桃花麵,剪水瞳,迷倒了宗門一眾弟子,成了最受歡迎的小師妹。

然而作者似乎嫌這些還不夠,又賦予了女主人見人愛的屬性。

不管是男主還是男配,一旦遇見女主,都像失了智般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以上這些,還通通不是重中之重。

重點是前期揚言要毀掉整個修真界的惡毒冷血邪神也動了心,提不起刀,雄心壯誌全都進了狗肚子裡,活生生成了個戀愛腦。

這很不科學。

前期多麼牛逼,後期就多麼打臉,硬是將詭異危險風走成了戀愛無腦風,直接畫風暴走,為愛成佛。

好傢夥,這操作葉依直呼666。

更讓她一口老血噴出來的是她穿書了,不僅穿書了,還穿成了一個早死的、連姓名都冇有的一個路人甲炮灰。

在這強者為尊的修真界,她是個靈氣都冇有的大廢柴一枚。

謝邀,她剛穿越來就要殺青下線了,這劇情葉依熟。

邪神苑寒山具備一切反派特點,惡毒自私冷血,殺人如麻,且實力超強,普天之下冇幾個是他對手,好像生來就是為反派而生,是最強boss,前期成長型男主在他麵前根本不夠看的。

和初始小白兔被逼黑化的反派不同的是,苑寒山從一開始就是黑的,殺人冇有原因,隻為樂趣,讀者們叫他老瘋批也是有道理的。

葉依本來是想看恐怖如斯的反派結局如何的,結果萬萬冇有想到他如此草率地愛上了女主,然後成了舔狗之一。

葉依:……很好,這是個會寫小說的作者,如此清奇的畫風,也是彆具一格了。

話又說回來,現如今正是要召喚大邪神的時間地點和場合。

她很不幸的是邪修一員。

這些邪修對**記載的召喚上古邪神一事十分在意,是邪神還未現身便有的忠心侍奉。

邪神要是能收下這些忠心侍奉倒也是好的,但是老瘋批不走尋常路,老瘋批有個怪癖——

邪神降臨的時候要殺掉在場所有人。

用鮮血來為他的降臨喝彩。

如果是葉依之前看書的時候,還能敷衍地鼓鼓掌,說不愧是大反派,出場就是有逼格,就是有個性。

但現在她實在笑不出來,因為她本人就是這所謂的侍奉其中之一。

她現在隻想逃,快馬加鞭地逃。

然而她剛悄悄摸摸地腳尖轉了個位置,就被人逮住了。

邪修大祭司黑眸冷漠地望著她,眯了眯眼,以示警告。

真彆說,這邪修就是有邪修那邪氣兒,黑眸像是看一具死屍般的眼神小小地震懾住了葉依。

這就大可不必了吧老兄,反正大家一會兒都是死屍了。

她倒還真想知道,如果一會兒就是死期,這老哥還會不會這麼淡定。

枉他們對邪神這麼感興趣,卻不知道邪神的奇怪癖好。

眼見那法陣中緩緩流淌的鮮血即將要繪出古怪的花紋,心臟般的跳動也越來越急促之時,葉依還哪管三七二十一,她纔不能和這些呆板木訥的傻逼一起等死呢。

她立刻撒丫子就跑。

這和周遭吟詠著咒語的神秘古怪氛圍格格不入,甚至是一下子就破壞了這氣氛。

法陣停頓了一刹那,在場眾人也是一愣,似乎是冇想到葉依臨到了要逃。

大祭司眼神閃過冷意,“葉依,這裡不是你胡來的地方。”

他淩空一指,黑氣凝聚出來的長蛇就瞬間咬住了葉依的後頸,直直就將她拖了回來。

葉依懵了。

甚至這大祭司似乎惱了她方纔的背叛行為,就要將她扔進那法陣之中。

——一旦進入法陣,便是心甘情願地成了邪神的祭品,立刻就化作一團血水了。

這可不行啊。

“大人,大人,手下留情啊——我還欠您一萬枚靈石呢啊!”

眼見她馬上就要被甩進法陣裡,葉依急中生智道。

混邪修的,走的都是野路子,需要用到錢的地方實在不少。

更重要的一點,他們這些年為了研究眼神的降臨,花了大量精力和儲蓄。如今這一萬枚靈石,著實不是小數目……

果然。

大祭司一僵,黑蛇滯在了原地而後消散,葉依直接摔在了地上。

男人望著葉依的臉色,比起方纔更加陰森可怖,忍了又忍道,“邪神降臨不容疏忽,噤聲!”

話音剛落,那法陣中響起的心臟跳動聲急促如鼓點,就像在耳畔劇烈響起,眾人心臟都跟著顫抖。

邪神馬上就要降臨了。在場人如是想到,麵上均都流露出狂喜的麵容。

研究了數年的心血,終於在此刻得到了圓滿。

他們成功了!召喚出了邪神!

隻有葉依露出了哭喪的神色。

這群憨批還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呢,待會兒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她大腦瘋狂思索著她在書中得知的對邪神的瞭解,同時手也無意識地摸了摸芥子袋。

這一摸,倒摸出點東西。葉依目光閃了閃,咬牙,嚥下一顆黑色的藥丸。

法陣瞬間蹦發出一道強而豔麗的血光,又在下一刻被星芒大逐漸擴散的黑暗吞噬了。

幾乎周遭被黑光籠罩住,如同夜色降臨,與此同時一道極其細微卻而又詭譎的氣息流瀉而出。

是一種悠閒的逗樂子般的緩慢感,彷彿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在場人全都像是石化的雕塑,巨大的壓迫感讓他們定在了原地,呼吸急促,心臟像是下一刻就要從胸腔裡跳出來。

這就是邪神的壓迫感!

大祭司既興奮又感到恐懼,顫抖地像個篩糠。

有了邪神降臨,魔域算什麼?魔君算什麼?仙尊又算什麼?

修真界還不是但憑他們操縱?

然而他還剛興奮著,就隻聽“蹦”一道聲響,他斜前方的邪修忽然炸成了一道血水,像是絢爛盛開的煙花,迸射出無數個星子。

隻是那個星子,是實打實的血肉。

懵了,所有人都懵了,幾乎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緊接著又是幾道爆破聲,這回是三個人齊齊迸射血水。

幾乎直接就將地麵染了個通紅,血腥味濃鬱得讓人直作嘔。

而那道讓他們爆破的氣息,就來自於麵前那團翻湧彙合的黑氣。

黑氣中傳出一道華麗的邪魅的男人笑聲,像是被愉悅到一般的哼笑,悠然而輕蔑。

這……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不是邪神忠實的仆人,誠懇的侍奉嗎?

……怎麼會被邪神殺死呢……?

大祭司牙齒都在打顫,後背透心涼,他忽然想起了史書上關於邪神的描寫。

相貌綺麗旖旎,集天地怨念而生,然性邪毒惡,喜怒無常,以殺人為樂。

以及最下方一小行字跡的註解——

sss級,召喚時有極大重大風險,非緊急必要,不做召喚。

和其他邪魔描述不同的是,邪神下麵的註解是不做召喚。

眾人身子都顫抖極了,瞳孔瞪大,像是見了什麼可怖的東西。

隻有這一刻,才真身切切體會到了那一小行字寫的警告的重要性。

全場數十人,轉眼就成了十數人。

“大……大人,蹦——”

血水。

“快——”

跑啊!快跑!再不跑會死掉的!

在生死存亡之際,終於有修士打破了強大的壓迫感,艱難地轉了身子,然而緊接著,又化作一攤血水。

在場的不是維持著僵硬轉身的姿勢,就是麻木恐懼地呆站在原地。

然而這都除了一個人。

隻聽噹噹幾聲,一道十分不合時宜的清脆聲打破了詭異恐怖的氣氛,和爆破的血水聲。

因著這噹噹聲,血水的爆破聲也停滯住了。

這是哪來的聲音?

在場人全都愣了一下,隨即僵硬地循聲望去,卻看見了個熟悉的身影。

隻見一眾人中,隻有葉依的畫風格外清奇。

或者說就她一個冇尊嚴冇麵子直接磕頭的,也或者說就她一個機靈的。

少女虔誠卑微地雙膝跪地,而後噹噹磕了好幾個響頭,抬起一張清麗的俏臉。

她畫風相當之清奇,既冇有流露出恐懼,也不見恐慌。

黑白分明的瞳仁直直望著那團邪神的黑氣,暗紫色的長袍趁著皮膚越加白皙,額頭的薄紅也愈發刺眼,像是冬日的臘梅。

眾人都震驚地望著她,生怕她下一秒就是同樣化成一團血水。

隻見她微微一笑,“恭賀邪神降臨,遍地都是為您而盛開的血花,我是邪神大人忠心的侍奉。”

她跪立一片血水中,周遭都是迸濺的零散的屍體,淺淡的笑意流淌在素白的麵上,彷彿真的由衷慶祝邪神的降臨

是邪神最忠誠的仆人。

她虔誠低頭,雙手抬過頭,一副臣服的姿態,說出的話,卻讓眾人耳鳴一瞬。

“我願以身獻祭,恭賀大人降臨。”

-強烈。邪神微微笑著,他似乎瞧著是愛笑的,勾人的鳳眼微微彎起,流露出幾分愉悅似的笑意,顯得整個人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你是本座的侍奉?”他一步步緩緩走向了葉依,幾乎是走在每個人的心尖上,最終停在了葉依幾步距離的眼前。邪神瞧著是美的,但隨著他的接近,他身上瀰漫的邪氣壓得葉依有些喘不過氣,心臟都在砰砰跳著。她離書中那個喜怒無常的邪神居然這麼近。葉依緩了緩心神,“是的,大人,在場的都是您的侍奉。”“你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