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成屍

    

-山風在幽暗的林間疾行著,像是海浪一下下拍打礁石。明月藉著星星那微弱的光,從變幻的雲層中俯瞰人間。我把窗戶大大地打了開,閉上眼睛迎接風的造訪。它的到來如此悄無聲息,攜來絲若有若無的涼意。山風輕柔地觸摸我的額頭,撫平我紛雜的思緒,帶走那過剩的感受,在它的臂彎裡,我安然入眠。夢裡,月亮吹動了雲彩,我敞開懷抱在林間久久地擁抱山風。--

是什麼在蠶食著我的軀體,

在把他們融進我的每個細胞裡?

希望它狂喜地大嚼著,

汁水四濺,不見血色。

你微笑著,讓纖細的身軀被一層層繞起。

緊繃、撕裂、下沉,就快要到極樂…

惱人的光從繭的縫隙外射來,

恍惚間你記起了那些美麗的身影。

咚咚、咚咚,心跳逐漸沉重,

於混沌中,你機械地吐著絲。

“刻苦、自律、堅持….”

一個聲音大叫著

——

不,快要窒息了!

毀滅吧,歸於寧靜!

為啥什麼要成蝶?混沌是一切的歸宿。

沉沉地睡去吧,不再揹負這沉重的夢。

拋棄這罪惡的繭,成為風中那自由的塵埃。

-。那時的我們肩並肩前行著,相信黑夜終會破曉照亮人間。蟬聲大了點,像暴雨磅礴讓我聽不見:你被沉默最終淹冇,消失在人海中。短暫的三年,回憶中伸延。不同的氣息在碰撞中交纏又剩下什麼。努力遺忘的笑眼於夢中又浮現。驀然回首,蒼藍棲我心。十年過後,蒼藍未放晴。千萬的話語、無限的祝福,望著你的我為何始終說不出口。彷彿是場無疾而終的愛情,明明信賴著卻鬆開了手分頭而走。指責你或詛咒的話啊一次次地哽咽在了喉間。“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