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的窗

    

讓一部默片自顧自地放起,畫麵滿不在乎地飛掠而去。在令人安心的汽油味道裡,窗外被轟隆轟隆地禁了言。大傢夥在忙碌地吞雲吐霧,四周溫熱的空氣跟著震盪。扁平的風景被攪出了波紋,在方正的大鐵框裡流動著。鏡頭中央蔥綠色草甸連綿,把身體舒展開來打個哈欠。一口氣吹動了潔白的風車,看呆了遠處眺望著的小屋。風拂過草地鑽入稀疏樹林,無言地托起鳥兒低低地飛。陽光裡鹿的影子受了驚嚇,跳躍著化入樹叢的陰翳裡。畫麵重歸一望無際...-

四條粗黑的線筆直地交叉,

框住一方渾濁不堪的玻璃。

於轟鳴聲中不停顫抖著的,

是那終於啟程的大巴車窗。

讓一部默片自顧自地放起,

畫麵滿不在乎地飛掠而去。

在令人安心的汽油味道裡,

窗外被轟隆轟隆地禁了言。

大傢夥在忙碌地吞雲吐霧,

四周溫熱的空氣跟著震盪。

扁平的風景被攪出了波紋,

在方正的大鐵框裡流動著。

鏡頭中央蔥綠色草甸連綿,

把身體舒展開來打個哈欠。

一口氣吹動了潔白的風車,

看呆了遠處眺望著的小屋。

風拂過草地鑽入稀疏樹林,

無言地托起鳥兒低低地飛。

陽光裡鹿的影子受了驚嚇,

跳躍著化入樹叢的陰翳裡。

畫麵重歸一望無際的平靜,

隻有巴士轟隆隆駛向遠方。

玻璃映出一個年青的麵龐,

和窗外的景色一起在波動。

-伏宕跌虛虛的實實的課桌邊界為何比銀河還遙遠一些假裝落下橡皮目光相接紅了臉不自然看向地麵若無其事地說聲謝謝很聰明又很笨拙的藏掖回不去的那季節夢中播放的影碟無意的那一瞥漸漸模糊不清的樹葉成了翩飛的蝴蝶喜歡上你為什麼我說不真切,化作了酸甜情結,心跳很狂野快樂不停歇的感覺也許你註定看不見這屬於我的暗戀我的目光無悔仍向你傾斜喜歡上你為什麼我說不真切,不再想假裝詼諧,做什麼演員想要勇敢地道個彆,蝴蝶飛過了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