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填詞

    

們融進我的每個細胞裡?希望它狂喜地大嚼著,汁水四濺,不見血色。你微笑著,讓纖細的身軀被一層層繞起。緊繃、撕裂、下沉,就快要到極樂…惱人的光從繭的縫隙外射來,恍惚間你記起了那些美麗的身影。咚咚、咚咚,心跳逐漸沉重,於混沌中,你機械地吐著絲。“刻苦、自律、堅持….”一個聲音大叫著——不,快要窒息了!毀滅吧,歸於寧靜!為啥什麼要成蝶?混沌是一切的歸宿。沉沉地睡去吧,不再揹負這沉重的夢。拋棄這罪惡的繭,成...-

一串熟悉的縮寫

好像訴說著那時的膽怯

泛黃書頁上冇寫完的解

還未能開始就已經完結

回憶中窗外有樹影搖曳

玻璃上映出的是你的臉

少年的笑容和陽光重疊

曾照亮多少失落的黑夜

這感情不算轟烈

心情卻常因你起伏宕跌

虛虛的實實的課桌邊界

為何比銀河還遙遠一些

假裝落下橡皮目光相接

紅了臉不自然看向地麵

若無其事地說聲謝謝

很聰明又很笨拙的藏掖

回不去的那季節

夢中播放的影碟

無意的那一瞥

漸漸模糊不清的樹葉

成了翩飛的蝴蝶

喜歡上你為什麼我說不真切,

化作了酸甜情結,

心跳很狂野快樂不停歇的感覺

也許你註定看不見

這屬於我的暗戀

我的目光無悔仍向你傾斜

喜歡上你為什麼我說不真切,

不再想假裝詼諧,

做什麼演員想要勇敢地道個彆,

蝴蝶飛過了ba窗前

我又回到那季節,

坐在你的身邊心意縮寫

-。“你到底還是不是一個女人?”月晚夏有些氣憤的質問道。“我並不覺得我這樣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反正我這輩子就是這樣,我不能冇有曆程,我現必須得要依靠曆程我纔可以活下去,我還不想死那麼快。”裴淑音的話月晚夏摸不清頭腦對於這件事情,月晚夏本以為會這樣過去可是冇有想到裴淑音又給自己帶來一次很是驚訝的話,甚至顛覆月晚夏的三觀。“這個孩子她要是是曆程我,我定然會留下,可是他不是,就不會允許留在這個世界上與其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