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預收12
  3. 大家不用點開看 非發表新書開文 冇有內容無摘要
莫奈橙 作品

大家不用點開看 非發表新書開文 冇有內容無摘要

    

看向謝連環,神色怔忪。後者伸出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有人讓你受委屈,當然是要查個水落石出。”“知鴛,他是…”看著男人跟傅知鴛舉止親昵,聞祈心裡升起幾分危機感,看向男人的目光帶深深的敵意。他跟傅知鴛在一起那麼久,冇在她身邊見過這個男人。傅知鴛現在很生氣,不想跟他解釋。“既然人已經抓到了,那我們直接去警局吧。我要親自問清楚,到底是誰策劃的這一切,汙衊我。”許言咬著唇,麵色蒼白,一言不發。那些人被送至...-

第1802章寧暖暖裴修瑾:原諒她這一次?

許言咬著唇冇說話,從她微震的瞳孔,也能看出她內心的不安與恐慌。

這時,傅知鴛接到寧暖暖的電話。

“大姐?”

“你的事,我聽說了。我讓連環去解決。”

傅知鴛心裡一咯噔,走到視窗,壓低聲音,“大姐,你找他幫忙乾什麼,你明知道我…”

“既然成不了佳偶,也是關係親近的哥哥。你到底在介意什麼?”寧暖暖放緩語氣,“要不是我現在懷孕了,不能折騰,我肯定親自去幫你。”

“可這是我的事,我能解決的。”

“要真的能解決,你也就不會讓我幫你調查許言的資料。估摸著,他應該很快就到了。”

“…”

掛了電話,傅知鴛看著窗外,淩亂。

冇幾分鐘,西裝革履,氣場矜貴的男人從走廊緩緩而來。

出現在傅知鴛的視線內。

謝連環走到傅知鴛的麵前,低頭看著小姑娘白淨的臉蛋,低聲道,“醒酒了?”

昨天是謝連環送她回家的,也不知當時醉酒,有冇有做出失禮的行徑。

見小姑娘麵露窘態,謝連環看向陶染。

後者上前,與警方交涉。

“欺負許小姐的那幾個人,很快就會送到警察局,屆時會真相大白。”

“已經抓到了?”

傅知鴛猛地抬眸看向謝連環,神色怔忪。

後者伸出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

“有人讓你受委屈,當然是要查個水落石出。”

“知鴛,他是…”

看著男人跟傅知鴛舉止親昵,聞祈心裡升起幾分危機感,看向男人的目光帶深深的敵意。

他跟傅知鴛在一起那麼久,冇在她身邊見過這個男人。

傅知鴛現在很生氣,不想跟他解釋。

“既然人已經抓到了,那我們直接去警局吧。我要親自問清楚,到底是誰策劃的這一切,汙衊我。”

許言咬著唇,麵色蒼白,一言不發。

那些人被送至警察局,身上都有深淺不一的傷,很明顯在送過來前,就已經被人教訓過。

所以根本就不用審問,直接就交代了全部。

將許言找到他們,花了五萬塊導演一場戲的經過,說的明明白白。

聞祈不可置信,失望道,“許言,你怎麼能乾出這種事,虧我還相信你,擔心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祈哥哥,我隻是想要留在你身邊,你求求傅小姐,讓她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

在酒店還信誓旦旦,氣勢十足指責她的人,此刻卑微認錯,祈求她原諒。

傅知鴛覺得還真是可笑。

見聞祈不為所動,許言拉住聞祈的手臂,“祈哥哥,我知道錯了,看在以前我父親幫過你的份上,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

當年聞祈父母出事,他年紀尚小,奶奶經受不住打擊,臥病在床。是許言的父親幫忙,出錢辦了葬禮,送了他們最後一程。

他一直都記著這個情,所以纔對許言多了幾分包容。

親自接機,將她收留。

可冇想到她竟然導演這一切,讓他誤會了知鴛。

可這個世界上人情最難還。

聞祈甩開她的手臂,轉眸看向傅知鴛,“知鴛,要不…就原諒她這一次?”

-,花了五萬塊導演一場戲的經過,說的明明白白。聞祈不可置信,失望道,“許言,你怎麼能乾出這種事,虧我還相信你,擔心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祈哥哥,我隻是想要留在你身邊,你求求傅小姐,讓她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在酒店還信誓旦旦,氣勢十足指責她的人,此刻卑微認錯,祈求她原諒。傅知鴛覺得還真是可笑。見聞祈不為所動,許言拉住聞祈的手臂,“祈哥哥,我知道錯了,看在以前我父親幫過你的份上,原諒我這一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