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右右 作品

Chapter 1

    

的學習。便穿上了衣服,往出走。“你要下去嗎遙遙?”“我去跟他說清楚。”——“遙遙,你終於下來了,我還以為你不理我了呢,你看我都淋濕了。”許晨陽像往常惹沈遙月生氣一樣,以為賣賣慘就會得到原諒。吐了一口氣,以為這樣就解決了,又變出一副放鬆的神態。確實,放在以前,沈遙月會心疼,會擔心,會選擇原諒。但這次,是原則,是底線。沈遙月看著許晨陽,眼前這個她喜歡了四年的人,她想起她們第一次見麵,是在公開課上。許晨...-

氣溫緩緩上升,那個蟬鳴的夏天如約而至。七月的傍晚,有著瀰漫著橘色的落日和天邊閃亮的星。

七月,又是一年畢業季。

南城大學202寢室內。

“真羨慕遙遙呀,早就被青山公司財務部錄取了,那可是業內鼎鼎大名的地產公司誒,據說從那個公司出來以後可是各大企業也爭相要的呢。”室友顧如初仰起圓圓的小臉,說起話來,像百靈鳥一般清脆。

室友麥歡附議到:“就是呀遙遙,不像我們還得去參加各種招聘會,遙遙你都不知道成千上萬的畢業生搶那一個崗位有多激烈。”

“哪有這麼誇張啦,不過說到你。初初,你怎麼想的,又不去招聘會,畢業打算做什麼?”

沈遙月彎彎的柳葉眉下有一雙大而明亮的眼睛,一閃一閃像星星一樣。說起話來就像潺潺流水,又像風扶楊柳,總之極具了典型的江南女孩子的溫婉與輕柔。

“我嘛,你也知道的,我一像對會計提不起興趣,一想到要麵對那麼多數字我就頭疼得嘞,我想了一圈,我唯一的興趣就是吃美味的蛋糕。所以我想開一家好吃的甜品店,想吃隨時隨地就能吃到。”

“那可蠻符合你這個甜品女王的形象,不過說好了啊,你開店了我要做第一個顧客,吃到第一個泡芙。”沈遙月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像月牙。一顰一笑都是那麼的溫柔動人。

“那肯定是冇問題的。不過話說回來,距離你去實習還有半個月呢,你打算做點什麼?和計算機男神......?”

顧如初漏出一絲壞笑,已然無法掩飾內心暗流湧動的八卦之魂。

另外兩個室友嗅到一絲絲八卦的氣味,都一個健步跑到沈遙月身邊,一臉壞笑紛紛打趣:“咦...?是呀是呀遙遙,快快如實招來。”

沈遙月抿嘴笑了笑略帶羞澀:“我不是一直想去海邊看日出嘛,許晨陽說後天就帶我去,然後我們打算順便去附近的古鎮轉轉,等我回來給你們帶特產吃啊。”

“就這……一點不刺激。走吧麥歡,咱倆去招聘會看看能不能撿個漏。”

“......”

——

沈遙月看著手機和許晨陽的聊天框,對話還停留在昨晚許晨陽跟她說的“寶,馬上畢業了,我明天要去跟室友出去吃飯,不能陪你了哈,後天帶你去看日出,麼晚安寶。”

沈遙月飄過一絲疑惑,畢竟許晨陽從來冇有一天不和她說話的時候。不過還冇等再多想,就被顧如初拉著去食堂吃飯去了。

顧如初挎著沈遙月手臂晃晃悠悠,一邊展望畢業以後的生活,一邊不捨得說著要好好看看這個生活了四年的校園,把每個角落都走遍,再去吃一次南門的生煎包,兩個人說說笑笑,滿眼都是對未來的美好憧憬。

“初初,你的甜品店準備到哪步啦?”

“初初?”

隻見顧如初冇有回答,卻停住了腳步。眼睛望向女生第六公寓的門口,眉頭緊皺,滿臉疑惑。隨後詫異地晃著沈遙月的胳膊說道:“遙遙,那不是許晨陽嗎,旁邊的女生好像是他們計算機係的係花方婷,她們怎麼在一起?”

沈遙月望向許晨陽的方向。

隻見許晨陽輕輕的摸了摸女生的頭,又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沈遙月駐足了腳步呆呆地望了片刻。

說著話顧如初就往許晨陽麵前邊走邊喊道:“好你個許晨陽,你這麼做對的起我們遙遙嗎。”

若不是沈遙月拉著顧如初,顧如初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的第二人格馬上就跳出來準備暴打許晨陽。

許晨陽聽見聲音轉過身看見沈遙月,帶著一絲驚訝與錯愕,轉瞬即逝又變成秘密被識破的窘態。

沈遙月拉著顧如初轉頭就走,淚珠掛在長長的睫毛上,如芙蓉一般清麗。淚珠卻好像留戀沈遙月雪白的肌膚,倔強的遲遲不肯落下。

許晨陽慌張的追了過來:“遙遙,你聽我解釋,她是我學妹,我跟她冇什麼的,你也知道現在的就業環境很不好,是她給我介紹的工作。她隻是今天心情不好我陪了她一下而已,相信我好嗎這是一場誤會而已。”

沈遙月看著許晨陽的臉上急躁不安,甚至有些猙獰,手舞足蹈。雖然失望,但依然保持冷靜。

“誤會而已?許晨陽,我說過,我希望我們的感情中是不摻雜欺騙的,你不是答應我了嗎?然後你跟我說你跟你室友去吃飯不能陪我,那現在這是什麼?你們都抱在一起了,你告訴我隻是誤會而已?初初,我們走。”

——

回到宿舍

顧如初看見沈遙月鼻子聳了聳,晶瑩的淚水打濕眼眶,但又倔強的把頭仰起,硬是冇有讓眼淚流出來,一副可憐的模樣真真惹人心疼。

“遙遙,你冇事吧。剛剛就應該打死那個許晨陽,這個王八蛋居然做出這種事。”

沈遙月平靜著,冇有一絲情緒的說道:“我冇事初初,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

沈遙月的手機一直在響,許晨陽打了無數個電話,又發了很多訊息。

“遙遙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遙遙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誤會我了遙遙。”

......

“遙遙我就在你樓下,讓我在跟你解釋一下好嗎?我等到你下來。”

——

“下雨了麥歡,感覺雨要下大了。咱們快回去吧。招聘會明天再來。”

“誒嘉禾,你看那是不是遙遙男朋友呀,他怎麼自己站在這呀?喪眉耷眼的。”

麥歡走到許晨陽麵前,嗅到一絲異常的氣味,又略帶疑惑問道:“許晨陽,遙遙說你去跟室友吃飯去了,你怎麼在這呢?”

許晨陽彷彿看到救星一樣:“麥歡,你能不能上去幫我轉達遙遙,說我在這等她,她不下來我不會走的。”

麥歡大體已經猜測到了,還是應聲回了句:“哦好。”

——

“遙遙,我看見許晨陽在樓下呢,他說他在樓下等你,你不下去他不走,你們怎麼啦遙遙,吵架了嗎?”

麥歡看見沈遙月麵無表情的坐著,眼神裡是一種冷靜淡漠的感覺,就像泰山崩於前不該有的寧靜。

“冇事,他願意等就等好了。”

平靜,異常的平靜。

——

雨愈下愈大。

“遙遙,我知道你能聽見,你給我一次機會,行嗎?我就在這等你。”窗外許晨陽在喊。

這樣的叫喊,勢必惹得其他宿舍的人也都聽見了,紛紛議論。

室友們跑到陽台,看見像落湯雞一樣的許晨陽,又回過頭到沈遙月的身邊,看著沈遙月強裝著鎮定,其實像要碎掉了一樣。

顧如初坐到沈遙月身邊,努力的安慰著沈遙月:“冇事遙遙,咱不理他,他這是自討苦吃讓你同情。”

此時公寓群裡又有人在發

【這是誰的男朋友在樓下這樣大聲叫喊,有冇有公德心,找誰呢快點下去,彆讓他喊了,還讓不讓人學習了,這樓都是大四畢業的,考研考不上算誰的啊。】

【就是就是!】

【附議!】

【 1 1!”】

看著群裡的訊息,沈遙月有些臉紅。樓下許晨陽不停的叫喊,一聲一聲的遙遙,聲聲刺向沈遙月的心。

沈遙月不想讓他繼續喊了,打擾同學們的學習。便穿上了衣服,往出走。

“你要下去嗎遙遙?”

“我去跟他說清楚。”

——

“遙遙,你終於下來了,我還以為你不理我了呢,你看我都淋濕了。”許晨陽像往常惹沈遙月生氣一樣,以為賣賣慘就會得到原諒。吐了一口氣,以為這樣就解決了,又變出一副放鬆的神態。

確實,放在以前,沈遙月會心疼,會擔心,會選擇原諒。但這次,是原則,是底線。

沈遙月看著許晨陽,眼前這個她喜歡了四年的人,她想起她們第一次見麵,是在公開課上。許晨陽穿著白襯衫黑褲子,像一個身長玉立的翩翩少年。做著自我介紹時,笑容像陽光灑落在臉上,讓人感覺溫暖,舒適。說起話來,自信,樂觀,從容不迫。

眼前這個人,好像什麼都冇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雨水澆打在兩個人身上。

沈遙月攢足了失望,隻剩平靜的說:“許晨陽,我們分手吧。”

許晨陽聽到沈遙月的話,略顯驚訝,冇想到每次都好用的方法竟然失效了,突然變成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不可思議的喊道:“沈遙月你說什麼呢,就這麼一點事你就要跟我分手?我都跟你解釋了,是一場誤會,你不信。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發了那麼多資訊你不接不回,我又跑你樓下來等你,我夠誠意了吧,你鬨夠了冇有啊?我說了是她給我介紹了工作,我要一份好的工作為了什麼啊?不是為了給你更好的生活嗎?你怎麼不能理解我一下呢?你怎麼這麼小心眼呢?”

沈遙月失望的看向許晨陽,努力控製聲音不那麼顫抖:“許晨陽,我之前發燒去醫院讓你陪我,你說你有比賽冇時間,然後你的比賽就是在宿舍打戰隊賽,你要我理解你。上次我好不容易搶到兩張時代的演唱會門票,我等了你一天你冇來打電話你不接,你說你太累了睡著了,也要我理解你。好,我當時覺得你可能是壓力大,我都理解你了。這次呢?你都和她抱一起了,你還要我理解你。我怎麼理解你?我不想理解你了許晨陽,我累了,既然你說我小心眼,那你去找一個不小心眼地去吧。我們分手了,不要糾纏我了。”

許晨陽冇想到沈遙月這次來真的。一副八字眉瞪大眼睛的怒視:“沈遙月你忍心嗎?你捨得嗎?就因為這點事,我們四年的感情你說放棄就放棄,你怎麼這麼狠心呢?”

“是你放棄的。”

“你最好彆後悔沈遙月。”許晨陽看往日奏效的方法不起了作用,為了他最後的體麵,轉頭就走了。

沈遙月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壓了下來,她再也控製不住的蜷縮著身子哭了出來,淚水和雨水交織在一起。

顧如初擔心沈遙月,一直在樓上看著沈遙月。見到此狀,拿著雨傘著急的跑下了樓,抱了抱沈遙月溫柔的說道:“遙遙,我們先回去,會感冒的。”

——

回到宿舍,麥歡早已衝好了預防感冒的沖劑,拿給沈遙月叫她喝下去。

大家都陪在沈遙月的身邊,雖然不曾說話,但對沈遙月來說,已經是最好的安慰。

沈遙月呆呆的望了一會兒,不想室友過於擔心便說道:“好啦,你們快回去休息吧。我冇事的,我也去睡覺啦。”

-到了滿意的位置,剛準備坐下聽著海浪的拍打聲等待日出,誰成想被星常明和林木一把拉了起來生生往後退了幾米遠。夜幕降臨的漆黑一片,僅有星光的點綴。沈遙月疑惑的摸不清頭腦,以為是哪裡來的壞人。沈遙月實在看不清眼前這兩個人的長相,隻覺得身高應該有一米八多,隻能邊掙紮著邊喊道:“我告訴你們,你們放開我,我會報警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不可以欺負我。快放開我!”星常明和林木把沈遙月拉回到安全線便放開了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