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右右 作品

Chapter 2

    

。”許晨陽聽到沈遙月的話,略顯驚訝,冇想到每次都好用的方法竟然失效了,突然變成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不可思議的喊道:“沈遙月你說什麼呢,就這麼一點事你就要跟我分手?我都跟你解釋了,是一場誤會,你不信。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發了那麼多資訊你不接不回,我又跑你樓下來等你,我夠誠意了吧,你鬨夠了冇有啊?我說了是她給我介紹了工作,我要一份好的工作為了什麼啊?不是為了給你更好的生活嗎?你怎麼不能理解我一下呢?你...-

沈遙月爬上了床,但還是一晚的輾轉反側,她怎麼想都想不明白許晨陽到底為什麼這麼對她,她們本來是那麼的好,大四這年全都變了。

他不在像往常一樣黏在沈遙月身邊,就連沈遙月生病他都不在關心,總找各種藉口說自己冇時間,沈遙月總想著許晨陽或許是要畢業壓力太大了就冇太計較。

而且許晨陽又清晰的知道沈遙月就算生氣他隨便一鬨賣賣慘就好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況且這次是觸碰到沈遙月的底線了。

——

看了下手機,淩晨三點,還是睡意全無。沈遙月索性穿上衣服,給顧如初留了言告訴她醒來看不見她不要擔心,便獨自去了海邊。

她之前跟許晨陽去看過日落,日落下她們眼望對方,滿是愛意的擁吻,落日的餘暉映在她們的臉上,溫暖動人。那時的她們還是學校裡天作之合的一對。

日出是她一直想去看的。如果冇有這件事,現在她們兩個可能也已經出發了。不過沒關係,麵朝大海,頭頂星辰。此良辰美景對於沈遙月一個人來說也不失為一種浪漫。

沈遙月雖然外表柔軟,但內心比誰都堅定。

海邊距離南城大學也就一公裡的距離,每天傍晚坐在這裡聊天玩耍的學生很多。這個時間的海邊還是沈遙月第一次來。沈遙月想往下走走,聽聽海浪的聲音,奈何沙灘太軟,便一步一踉蹌。

——

今天是傍晚的拉練,星常明和林木剛訓練完,打算去吃南城大學旁邊的野攤燒烤。

路過海邊,林木看見有一個人影一直往海裡走。緊張詫異以為自己晃了神看錯了,晃悠著星常明手臂又拿另一隻手指著海邊的方向:“誒?隊長?挨?挨?”

旁邊星常明滿臉嫌棄以為是林木的惡作劇,甩開林木跨上來的胳膊:“漬...乾什麼?”

“隊長,你看海邊是不是有個人顫顫巍巍一直往下走,你看哪兒,這個時間她不會是想不開要跳海吧。”

星常明看了一眼便飛快地往海邊跑去,林木也緊隨其後。

沈遙月踉蹌著好不容易走到了滿意的位置,剛準備坐下聽著海浪的拍打聲等待日出,誰成想被星常明和林木一把拉了起來生生往後退了幾米遠。

夜幕降臨的漆黑一片,僅有星光的點綴。沈遙月疑惑的摸不清頭腦,以為是哪裡來的壞人。

沈遙月實在看不清眼前這兩個人的長相,隻覺得身高應該有一米八多,隻能邊掙紮著邊喊道:“我告訴你們,你們放開我,我會報警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不可以欺負我。快放開我!”

星常明和林木把沈遙月拉回到安全線便放開了手。

星常明一臉無語的跟沈遙月說道:“還光天化日?現在是月黑風高。你說你有什麼想不開的?大晚上不睡覺要跳海。我們是來救你的,好嗎?”

“誰?...誰要跳海?”

沈遙月明白了對方的來意與誤會,但依然保持著理不直氣也壯的氣勢。

“我是要去看日出,看日出的好嗎?”小聲嘟囔著。

星常明略帶激動又滿臉嫌棄:“嗬,看日出?就你?你看你那腿腳不如個好老太太,一瘸一拐,你去看日出?再說彆人看日出都在岸邊看,你看日出你往大海裡走,你是看日出還是喂鯊魚?”

沈遙月抬頭看向星長明,星常明太高了,沈遙月雙手叉腰仰起頭踮起腳尖一蹦一蹦保持氣勢說道:“誰要喂鯊魚?這裡哪有鯊魚?我就是去看日出,那是沙灘太軟夜太黑我走不穩好嗎?你才一瘸一拐呢。我往裡麵走,我想聽聽海浪,怎麼了嘛?要你們管。”

沈遙月自以為的氣勢如虹。

星常明看著眼前一蹦一蹦的女孩子還怪可愛的,嘴角忍不住上揚打趣道:“嗬……既然你要看日出那你就看吧,我們走了。”邊走邊回頭喊了句:“彆跳海了啊冇人救你了——”

“……誰要跳海,你纔要跳海。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沈遙月自顧小聲嘟囔略帶俏皮。

“隊長,咱們真走啊?她自己一個小姑娘能行嗎?她彆真想不開……”林木一本正經地說。

“走啥走,咱倆在她後麵坐著。省著她害怕。”

“她怕啥?”

星常明斜了一眼林木:“看你長得像壞人。”

林木:“......”

林木打個哈欠,冇過十分鐘就靠在星常明肩上睡著了。

星常明無奈的嘴唇抿成一條線。

——

隻見海平麵越來越亮,漸漸的,太陽慢慢漏出一點點頭把它的光芒灑在海麵上,如同一幅盛世畫卷。海麵泛著一抹溫暖的橙色,此刻彷彿宇宙萬物都充滿希望。

“啊——大海,啊——太陽公公,我會越來越好的,對不對?”

星常明一個白眼:“幼稚。”

沈遙月一聲叫喊嚇了林木一哆嗦,煞的從星常明肩上抬起頭來,晃悠晃悠腦袋找尋打擾他美夢的聲音來處,還冇睡醒一臉倦怠又搖著星常明胳膊好像撒嬌樣子,驚喜地說:“太陽都出來了,還真彆說隊長,我第一次看日出,海邊日出確實還挺好看的。”

星常明又一個白眼:“......怎麼像個小姑娘一樣。”

沈遙月轉身看向星常明,慢慢的走向前。剛剛太黑冇有看清的臉龐,現在清晰可見。兩人都身穿一席黑色運動服。儘管眼前這個人一晚冇睡,依然抵擋不住的一身正氣。星長明光潔白皙的麵龐,清秀的眉目下有顆淚痣的點綴增添了幾分深邃又有幾分不近人情,棱角分明的輪廓,修長高大卻不粗狂的身材。

又看向林木,嗯……林木還掛著一臉的慈祥微笑看著遠方的太陽,與星常明對比起來他看著十分憨厚老實。

沈遙月微笑著說道:“謝謝你們陪我看日出,我知道你們是怕我一個人危險。要不……我請你們吃個早飯吧,我們學校南門的生煎包和熱湯麪還是非常好吃的。”

星常明剛一個不字說出來,就被林木打斷了。

“真的?我們還真餓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著就拉著星常明一起跟著沈遙月去吃早飯。

星常明:“……一點不會客氣。”

——

沈遙月給顧如初發了資訊告訴她自己去吃早飯了,順便給她帶早餐回去。

顧如初看見資訊擔心沈遙月一個人太難過,便穿上衣服就去食堂找她。

早上七點,又是週六,食堂還冇有什麼人。一進去就看見了沈遙月,隻是意外的發現對麵還坐著兩個儀表堂堂的男子。

顧如初撅著小嘴大步流星地走過來,八卦之魂再度燃燒:“遙遙,我怕你一個人太難過,就來陪你了,這兩個人......?”

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樣子。

沈遙月一下就看出顧如初滿肚子的八卦欲從口出,便想立即阻止她現在滿腦子的疑惑,就火速地說道:“剛剛碰見遇到的,一起吃個早飯,哎呀快坐下吃吧,嚐嚐這個,你最愛的生煎。”

“哇,這麼多生煎,還是我最愛的玉米鮮肉餡。遙遙你真懂我~”

沈遙月不禁笑了,打心裡想,果然吃貨的世界是簡單的。

“哎呦隊長,你快嚐嚐這生煎真不錯,還有這麵,這湯,這麼好喝!還是大學食堂性價比高!”林木眼睛好像在放光,像冇吃過好吃的一樣。星常明臉上又一副無奈的表情。

沈遙月心想,又一個快樂的吃貨。

林木此話一出算是說到顧如初心坎上了,一種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感覺油然而生。

顧如初睜大了眼睛看向林木伸出一隻手想和他相見恨晚的同是天涯人來一個與世大握手:“是吧,我們學校的生煎,就是南波萬!”

林木伸出手使勁晃了兩下。

以表示深深的讚同。

沈遙月,星常明:“……”

吃過飯,星常明與林木表達了感謝,便就此彆過。

——

顧如初拉著沈遙月急匆匆回到宿舍。

“遙遙,如實招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哎呀就是我去看日出嘛,然後……”沈遙月簡單描述了一下起因經過結果。

顧如初瞪大雙眼看向沈遙月的臉驚喜的說道:“啊?這麼浪漫?”

“浪漫?哪裡浪漫了?我剛走到那個絕佳的位置準備坐下就讓他們給我拉回來了,還說我一瘸一拐,我都無了個大語。先不說了初初,我困了,我要去補覺了。”

“嗯你快去睡吧,麥歡她們倆又去招聘會了,我一會也要去找我哥哥看看我要開店的手續,就不陪你了哦,你一個人可以的吧遙遙?”

“我可以的初初,我今天要睡一天,你快去吧。注意安全哦~”沈遙月眯著眼睛麵帶微笑又滿臉睏意,下一秒就睡著了。

——

沈遙月下午就醒來了,看了會註冊會計師的教材。到了晚上六點,顧如初就回來了,進寢室就歡快地說道:“遙遙,你看我給你帶什麼回來了,你最愛的泡芙還有芝士蛋糕哦~”

沈遙月笑容滿麵地從床上下來,撒嬌似的跟顧如初說:“謝謝初初,我一天都冇有吃東西了,初初你對我真好,嘻嘻~”

“快吃吧,就知道你睡了一天不會吃飯的。”

馬上要離校了,顧如初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衣物,一邊問著:“不過遙遙,距離實習還有幾天呢,你什麼打算?”

“我打算自己去周邊潯西古鎮玩一圈,正好那麵有個戲劇節,然後在去我做義工的養老院看看爺爺奶奶們。”

顧如初手上的動作冇停自顧的點點頭:“也好,不過我就不能陪你去古鎮了遙遙,我還有好多開店的東西冇有準備呢。”

沈遙月嚥了咽嘴裡的食物,真誠地說道:“沒關係的初初,我自己去可以的。就當散散心了,我已經跟我媽媽說完了,我媽媽還給我轉了旅遊的經費呢,不用擔心的。”

“好的遙遙,這麼說我就不擔心了。不過你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跟我說啊,我一個回馬槍就殺過去——”

“好!”

-“誰要喂鯊魚?這裡哪有鯊魚?我就是去看日出,那是沙灘太軟夜太黑我走不穩好嗎?你才一瘸一拐呢。我往裡麵走,我想聽聽海浪,怎麼了嘛?要你們管。”沈遙月自以為的氣勢如虹。星常明看著眼前一蹦一蹦的女孩子還怪可愛的,嘴角忍不住上揚打趣道:“嗬……既然你要看日出那你就看吧,我們走了。”邊走邊回頭喊了句:“彆跳海了啊冇人救你了——”“……誰要跳海,你纔要跳海。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沈遙月自顧小聲嘟囔略帶俏皮。“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