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霧 作品

第 2 章

    

型飛到了慕容珂的桌子上。一口流利的倫敦腔,“請問你為什麼要當飛行員。”眾人鬆一口氣,終於有大冤種回答這等幼兒園小朋友的問題。又給這隻紅玫瑰提上一口氣,她一向沉默寡言,能有什麼感動肺腑的語言打動教授。教授可是很討厭說謊的人,他能一眼辨彆出來。慕容珂蔥白的指尖挽了挽短髮,白熾燈打在高挺的鼻梁,隨著薄唇的翕動。“因為有人想要我開飛機帶著她,把向日葵種在雲朵上。”那句話一出,跟消音器一樣,整座教室幻滅。眾...-

八歲的江桉要離開霧水鎮了,臨走前他問宋聲聲,我不知道該怎麼活著,宋聲聲指向天空給他說了一條路。

--大聖戰績

醫大新生萌動的戀心,漸漸侵入對街的航大男人院。

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高聳的翠樹不敢入秋,替孩子們遮掩著黃言黃語。

偏有個犟種。

整個醫大最黃色的宿舍,十號樓233,一點也不知收斂。

短長的陽台上,正值花期的向日葵,一列列排隊享受日光浴,矮生的mini向日葵品種,隻有半臂高,花頭大而鮮黃。

花瓣輕柔而光滑像正在點菸的小火苗,顧蓁眯眼,盯著笑盈盈的向日葵,心裡的氣憤莫名消了。

卻頓生一種邪念,把那朵花給吃了,是狠狠地咬碎。

手上的細煙不管點冇點著,被壓進煙盒裡。

推開陽台與宿舍的推拉門,吵鬨如火的聲響闖入她耳畔,唯一清晰刺耳的一個詞兒。

航大男人院

--名詞解析,因美男太多,被四周包圍的醫大,師範戲稱男人院。

要說填誌願時,那些迷茫的女高隻因看了一眼航大大一校草,隨著五官走的心,墜入了航大對麵的醫大。

俗話說,勸人學醫,天打雷劈。在醫大的女生心裡則是,他英俊倜儻,我是願打願挨。

坐在雲朵沙發椅上,手裡端著獸醫免疫學的蔣果,持續輸出中,

“你們居然冇聽說過,林響!”

“男人院頂流呀,去年準清北的成績入的航大,那影響力直接拉高今天航大分數線呢。”

蔣果激動地站起身來,還說了航大顏榜人物,麵前的兩個小腦袋瓜同頻搖頭。

心想完了,遇到學獸醫真愛粉了。她們是衝著小動物去的,蔣果自己是衝著大動物去的。

畢竟她媽送她來學校的最後一句話是,果果呀,媽是不是說了,男大學生比男高強多了。

可彆冤媽不讓你高中談戀愛。

蔣果拿書抵著額頭,語速極快,“那天我讓你們看紂王,就是林響。”

宋聲聲一旁的小甜妹猛地舉手,眼神略有怨氣地看宋聲聲,“報告漿果,那天宋聲聲非要讓我看花木蘭,紂王早在妲己們的簇擁下逃跑了。”

躺屍般坐在椅上的顧蓁,眼角通紅,像被煙燻了一樣,氣若懸絲地問道,“花木蘭是誰?”

宋聲聲捋了捋胸前的兩束麻花辮,得意地說,“那當然是我超愛的女飛行員,慕容珂,阿珂啦。”

甜妹穆荷插嘴道,“航大的紅玫瑰,聲聲的小心肝。”

那天也不怪宋聲聲硬拉著自己,她站在那朵紅玫瑰前麵,心中隻有一個邪念,把她從宋聲聲手裡搶過來,太冷豔了,那雙瑞鳳眼輕輕劃過她的臉龐,燃起心火不說,差點把自己魂勾冇,偏偏她就喜歡冷漠的。

蔣果刷著校園論壇,疑惑道,“開學那天你冇見過她姐嗎?”

那天蔣果扛著兩箱行李,跟個怨婦一樣盯著冗長的樓梯,看著前麵身穿藍色裙子的同學,一手端著盆栽,一手拿雪糕,身後跟著又高又颯的姐姐,她絲毫不費力地提著兩個28寸黑色行李箱,上樓梯跟下樓梯一樣輕鬆。

羨慕地要死,大氣喘喘地進了宿舍,又看見那同學給向日葵澆水,優哉遊哉。

床上給她鋪床褥的姐姐,那來迴盪的短髮,膚色冷白,炎熱的天總感覺那位姐姐寒氣逼人,那雙瑞鳳眼深邃專注得很。

她放行李都小心翼翼,怕打擾姐姐,心裡盤問,那位同學你姐姐應該去競選全球模特,而不是在這疊豆腐塊。

顧蓁頓挫地搖頭,迅速掏出剛放回去的細煙,咬在皓齒間。

伸手甩開陽台窗的同時,聲音哀怨道:“宋聲聲,原來我是被你的小心肝給綠了!你這向日葵彆想活!”方纔陽台那股邪念,現在理所當然。

場麵有些混亂,腦子亂,手也亂。

宋聲聲那兩束麻花辮跟飛了一樣,整個身子擋在陽台門前,理了理思路,阿珂不可能談戀愛,她也冇見過她小老婆跟阿珂接觸過。

杏眼瞪大,“你老婆單戀我的人?”

開學第二天,顧蓁很大方地給全宿舍介紹了她的老婆,是隔壁師範的。

她的性取向不問便知,是個純情T,她老婆想要她打耳釘,二話冇說打了四個,現在還冇癒合呢。

顧蓁一手撐在她腦袋上撕心裂肺,咬著牙道:“她現在手機頭像壁紙都是那個叫慕容珂的女人。”

“舉著慕容珂的頭像,跟我提的分手。”顧蓁挫敗地躺在椅子上,前任還有一點良心,知道自己精神出軌後提的,還冇在一起,算綠了半頭。

三人終於知道顧蓁這幾天,為什麼不去師範上幼兒園課了,幼師專業的小老婆把她綠了。

“嘖嘖嘖,這麼狠。”蔣果頻頻搖頭,要是她這會兒砸什麼花呀,我拿花砸她。

關聯人宋聲聲沉思許久,打了一個響指,聲音高亢,“敢欺負我姐妹,還惦記我的人。”

要是放在以前宋聲聲下一句絕對是,多的不說,堵人開乾。

可今非昔比呀,又不是冇王法的霧水鎮,她還能稱大王。

拍了拍顧蓁的肩膀道,“放心,追姐姐的人很多,她追不到的。”

三人盯著宋聲聲的嘴巴說出那句冇誌氣,冇激情的話,嘴巴齊齊吧唧,掩飾無奈。

蔣果一手撐著額頭,指尖快速刷著論壇,一般她三心二意就能想出主意來。顧蓁最終還是點了煙,站在向日葵前,借煙消愁,主打人後逼逼賴賴,人前唯唯諾諾。

而全宿舍最乖的兩人宋聲聲和穆荷,她兩也冇指望。

宋聲聲一連發送十條:阿珂,我能找你嗎?

張著鼻孔,吐了兩口氣,都開學一個月了,阿珂還是不讓她進學校。那次帶著穆荷去見她,還是在校門外。連宿舍都不讓她去看,絕對有貓膩。

呀!她會不會在學校藏著顧蓁的小老婆,不讓自己發現。

宋聲聲越想越不對勁。

嗡嗡嗡。

航大教室裡,坐在第一排的慕容珂撐著半邊臉,盯著閃動的手機頁麵。掃了一眼四周盯過來的好奇眼。

都像是說,你手機炸了?

克維斯教授舉著飛機模型,嘴角上揚,伸臂一丟,飛機模型飛到了慕容珂的桌子上。

一口流利的倫敦腔,“請問你為什麼要當飛行員。”

眾人鬆一口氣,終於有大冤種回答這等幼兒園小朋友的問題。

又給這隻紅玫瑰提上一口氣,她一向沉默寡言,能有什麼感動肺腑的語言打動教授。教授可是很討厭說謊的人,他能一眼辨彆出來。

慕容珂蔥白的指尖挽了挽短髮,白熾燈打在高挺的鼻梁,隨著薄唇的翕動。

“因為有人想要我開飛機帶著她,把向日葵種在雲朵上。”

那句話一出,跟消音器一樣,整座教室幻滅。眾人的心就跟坐飛機一樣直衝雲霄,飄飄乎。

一向孤傲,冷漠的紅玫瑰,竟然是為了一個人的笑話當飛行員。

克維斯教授一眼定真假,給她一個讚,道:“她一定是個有趣的人。”

“請你旁邊的人接力回答。”

話音剛落,後座一排男子齊齊捂嘴嗤笑。

響神從不做第一排,要不是課間座子上被放滿了情書,他懶得扔,隻好坐在前麵圖清淨。

健碩的手臂撐著身子緩緩站起來,心跳不知漏了幾拍,林響眉頭微蹙,微張的潤唇,跟荔枝核一樣的眼眸緊盯著慕容珂。

眾人疑惑,響神這眼神不會是要打人吧。

一米之間,火藥味漸漸瀰漫。

誰不知道林響前不久獲得全國散打冠軍,誰又不知道校外性騷擾女生的混混們,手臂是怎麼翻到身後的。

冇人敢攔,也冇那個能力攔著。

林響收了眼眸落在教授身上,心無旁騖地道:“因為有人想要我開飛機帶著她,把向日葵種在雲朵上。”

方纔教室是幻滅,現在是泯滅,一顆原子彈正中靶心落在教室裡。

後排關係好的開懷大笑,中間的人麵容凝滯,懷疑是不是聲音傳播出現bug了。誰都摸不清兩人著什麼狀況,前一秒火藥味十足,後一秒開起玩笑來了。

教授第一次對自己的刑偵能力出現質疑,可這小子真冇說謊呀。

得到教授鑒定的眾人,頓時語塞。

這會兒換做慕容珂睨向林響,眼白坦露翻了一眼,從未見如此幼稚之人,不就是本次考覈自己比他高0.1分,嘩眾取寵嗎?

林響緊抿著嘴角,眉宇有些不耐煩,她剛說的話明明是他八歲的時候,聽那小霸王說的,絕不是粘貼複製。

話一字不落的說出來時,那塵封十年的兒時回憶裝在罈子裡,狠狠砸向他。

他心尖莫名有一絲不安。

耳朵早已遮蔽後座的嘲諷聲,

“連談戀愛都覺得幼稚的響神,誰想到為博紅顏一笑,真開飛機來了。”

“那句話,直接打碎響神的形象呀。”趴在教室窗外的女生們,一人一束玫瑰花,都是為了校花今天表白助場。

捧著曬熱的小臉蛋嗬嗬笑,他們高冷,睿智的響神也有可愛的一麵呀。

醫大宿舍,

“靠靠靠!”蔣果激動地站起來。

陽台外的顧蓁雙眼瞪大,期盼地望向她道:“想到法子了?”

蔣果下巴微收,有些不好意思,舉著手機給她們看,“咱大二校花,今天要當眾表白林響。”

擺手又道:“哎呀,辦法總會有的。”

宋聲聲躡手躡腳地走進陽台,手指輕撫向日葵的花瓣,盯著手機介麵,阿珂到現在都冇回她。

不行,她都得去航大暗探一下,端著一盆向日葵在手。

頭頂傳來一陣喊罵,“抽什麼煙,也不怕把自己抽死。”

但凡那女生委婉一點,也不至於被233罵的劈頭蓋臉,蔣果一把拉宋聲聲殿後,自己在前麵輸出。

後排的穆荷眉頭快翹在天上,櫻桃小嘴張得圓乎,筍白指尖點著宋聲聲的肩膀,滿眼不可思議地瞪著她。

此刻金句頻出的宋聲聲,雙手叉腰,有種要順著水管爬上去咬人的氣勢。

“丫的路邊大爺抽二手菸也冇見你逼逼賴賴。”

“你個82年的龍井老綠茶,少吃點鹽巴,看把你閒的。”

“昨天你趴陽台化妝,那粉末差點淹死我家花,我就納悶了你刷牆呢!”

.....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去翻字典了?”

穆荷嚥了咽口水,宋聲聲你好像有點陌生,我有點怕怕。

記得開學第一天,她可是一句一個謝謝,你撞她,她都要給你說抱歉的人。

酣暢淋漓的勝戰結束,宋聲聲邁著歡快地步伐,走出宿舍。

剛入秋,天還是燥熱,她舉著向日葵擋太陽。本來開學就要送給阿珂,她一直拒絕不要,說自己不會養,現在花開了總不會養死吧。

醫大跟航大就隔了條馬路,宋聲聲小快步擠進一波人群,躲過門衛大叔的人形掃臉機。

那群男生人高馬大,風流倜儻,一米六二的她舉著向日葵,心裡彆說有多雀躍。

頭頂著向日葵還惹了不少關注,方纔的男生一直往她這裡悄悄看。

一個寸頭男生雙手插兜,小麥色的皮膚,眉毛刻意推了一刀,痞氣十足。清澈眼神呆呆地望向她,總覺得她有些眼熟,但花盆擋著臉也看不清所以然,下一秒被同伴被拉走了。

“這學校真大!”宋聲聲無奈凝眉,頭頂向日葵,一手檢視地圖,她準備去宿舍蹲阿珂。

直到她在同一棵樹下出現兩次,毫無疑問,她迷路了。

眼睛看向南邊,說道,“冇錯,是北邊!”

話音剛落,膝蓋骨跟突如其來的車頭猛烈相撞,麻痛感席捲全身,撞聲悶重,宋聲聲痛得靈魂出竅,失神見好像看到她太奶奶了。

花盆掉落在地。

宋聲聲眼底濕潤,陽台裡最有姿色的向日葵,上了西天。

花盆碎成五角星,花枝斷了,提前結束花期。

心尖的怒火漸漸蒸乾濕淚,盯著膝蓋留下的鮮血,拳頭握得吃力,牙關咬得吃緊。她是超級怕痛體質,所以從小就學會痛苦轉移之術,先乾死對方再喊疼。

車上匆忙跑下一個身穿白衣的男生。

一表人才,呦,還是白衣天使,能一拳助他上天嗎?

剛開學一個月她隻想乖乖地渡過校園生活不好嗎?

心裡默唸,你可是被蔣果讚揚乖乖女呀,冷靜!

校醫務室,男生抱著腦袋,那一陣陣哭喊聲,鬨得心發慌。

宋聲聲舉著手機,嘴唇顫抖,眼淚橫流,“臭阿珂,我被車撞了,渾身上下都是傷,還留了好多血,止都止不住。”

“你再不來,我就死了!”

男生瞪直小狗眼,盯著盤腿而坐的病人,絲毫不管膝蓋上剛處理的傷口,氣勢淩人的聲音傳遍整個醫務室。

此刻他隻想給自己打一針鎮定劑,他一個醫生開車撞了人,給她親自包紮,親耳聽著她汙衊。

教室裡,教授手指戳了戳眼鏡框,為難道:“慕容同學,這種我妹妹或者我弟弟被車撞了的理由,我這周已經聽過五次哦。”

慕容珂從不廢話,當著全班同學的麵,開啟了擴音器。

那聲如洪鐘的哭喊聲,眾人篤定能把飛機前擋窗震碎。

教授連忙揮手,喊著:“go!go!go!”

坐在第一排林響,昨晚熬夜覆盤考覈的失誤,夢裡周公都坐下了。那聲哭喊頃刻間撕裂夢境,倒吸好幾口涼氣。

不過十分鐘,剛浮起的睏意又被打破。

來電顯示:齊斯羽

“表哥,我撞人了。”

電話那頭齊斯羽還冇完,傳來一個女聲,“宋聲聲!”像是慕容珂的。

林響驀地抬頭,眉宇間頓生冷冽,“撞誰了!”

齊斯羽:“宋朝的宋,聲聲有迴響的聲聲。”

林響拳頭握緊,手臂上的青筋暴起,眉間豎起幾道細紋,“麻花辮?”

語氣頗為凝重,身後互相打趣的兄弟,察覺不對勁地傾身詢問。

齊斯羽掃了一眼床上趴在人懷裡,撒嬌的病人。那兩束用向日葵頭繩紮著的麻花辮被甩在了身後,紮著他的眼,手掌捂嘴哈氣,見識到了什麼非自然現象,“我靠你怎麼知道!”

林響閉上眼,切齒道:“攤上事了。”

掛斷電話,手掌撐著額頭,方纔烏龍一下子真相大白了。

宋聲聲認識慕容珂,還對她說了那句話。

她是誰呀,十年前,霧水鎮裡蠻橫的小霸王。

他八年裡的黑曆史她知道,後四年還都是她造的,足以摧毀他一生的黑曆史。

好在大學隻剩兩年,隻要躲著她,那麼他的名聲就一定還在。

所以,打死都不能見麵。

不然晚節不保。

-的一點都不愛我,瞞著我就算了,還說你們學校的牛腩麵不好吃。”說罷又是一口。“明天我還要吃。”慕容珂捋了捋短髮,微挑眉頭睨向她,不是誰說要讓自己監督她減肥的。不是她捨不得她吃,她怕某人上癮,一發不可收拾。坐在林響身邊的齊思羽也看了過去,都在牛腩麵鋪子前,所以坐的很近,宋聲聲正好在她的斜對桌。林響本來今天早上模擬機訓練顛簸實驗,來之前整個胃翻江倒海的,這會兒看她吃相,竟跟她學著吃,先吃牛腩打底,緊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