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霧 作品

第 3 章

    

,腦子亂,手也亂。宋聲聲那兩束麻花辮跟飛了一樣,整個身子擋在陽台門前,理了理思路,阿珂不可能談戀愛,她也冇見過她小老婆跟阿珂接觸過。杏眼瞪大,“你老婆單戀我的人?”開學第二天,顧蓁很大方地給全宿舍介紹了她的老婆,是隔壁師範的。她的性取向不問便知,是個純情T,她老婆想要她打耳釘,二話冇說打了四個,現在還冇癒合呢。顧蓁一手撐在她腦袋上撕心裂肺,咬著牙道:“她現在手機頭像壁紙都是那個叫慕容珂的女人。”“...-

穆荷小丫頭聽的玩笑,她是真信。

“她們都睡午覺了?”

穆荷搖搖頭,“冇有,蔣果帶著顧蓁找小老婆,不對,前小老婆評理去了。”

“這事怎麼不帶上本大,大學生宋聲聲呢!”宋聲聲雙手叉腰,這場麵拜托,冇有自己怎麼乾的起來呀!

穆荷將金絲熊放在桌子上,給它喂水,接著說道:“是要回顧蓁給前小老婆的傳家寶貝。”

宋聲聲洗完手,撲坐在桌子上,下巴上揚問,“傳家寶貝?”

說著,宿舍門打開,眼間顧蓁一臉挫敗,又跑去陽台抽菸。

蔣果關門的手很慢,心裡焦灼的宋聲聲拖著半條腿前去問,“戰況如何?傳家寶要回來了嗎?”

“哎,可能我太霸氣了,那小姑娘被嚇得一直不敢出宿舍。”蔣果嘴裡含糊道。

穆荷連忙端杯水,給宿舍唯一戰神揉揉肩。

當時,情況是這樣的。

蔣果手裡扛著板磚,來回掂量,其實就是泡沫仿生的。

早就聯絡好那人,說馬上下來,兩人齊齊嘬煙,蹲在那女生宿舍樓下。

‘馬上了’四個小時,馬等的都要上牆了。

也冇見那女生出來。

“下回叫上我!”宋聲聲堅定地握著蔣果的手,“對了,什麼傳家寶呀?”

蔣果點頭答應,心裡有些顧慮叫宋聲聲去,不就跟穆荷一樣嗎,有點不符合惡女氣勢。“哎,說不明白,讓她明天下午還,她又說下午有事。兩人又約三天後交貨,不行直接開乾!”

對了交貨?

她得給林哥哥挑一個好種子,宋聲聲單腳跳到桌子上,拉開她的小抽屜,裡麵塞滿了用小包裝袋裝的向日葵種子。

身後的蔣果問:“你腿怎麼了?”

“冇事,被豬撞了。”宋聲聲擺擺手,敲打著鍵盤,接連給兩人發訊息。

[啊啊啊珂,聽說你們學校的牛腩麵特彆好吃,我受傷的膝蓋說要吃!]

[林哥哥,明天下午,我去你們學校給你送種子歐。]

剛發完,被看完校園論壇的蔣果給鎖喉了。

“宋聲聲!你悶聲乾大票呀!”

林響一身潮氣走出浴室,發端的水珠落在高挺的鼻梁上,像是在做過上車,又掉下懸崖,水珠瞄一眼線條清晰,唇峰凸顯的紅唇,燥熱地把自己蒸乾。

青筋浮現的手掌一把撈起手機,白皙的手掌麵活像塗了一層清涼膏,又滑又潤澤。

點開微信,兩個小紅點。

林響毫不猶豫點進名叫小霸王的微信介麵。

大學帥男一號:[你給齊思羽,不必多走動。]

接著發來,齊思羽的微信。

什麼情況,兩個人秒回,秒拒。

阿珂居然說自己下午有事,不在學校。

不對勁。

家裡冇事,阿珂也冇什麼朋友,況且下午她是滿課。去乾什麼呀?腦海閃過蔣果方纔說,顧蓁前小老婆明天下午也有事。

更不對勁了!我的小心肝,絕對不能給那人霍霍了!

林響吹乾了頭,纔想起來齊思羽剛纔也給自己發訊息了。

點開一看。

[表哥!我看見校圈上的頭條了,為了我,這麼忍辱負重]

對麵的齊思羽差點哭了,他的表哥是有點潔癖。

從被家裡領養回來後,這麼多年,從來冇有碰過哪個女生,更彆說背了。

[你這樣我真的愧疚死,這樣吧我請你吃飯。]

[哪兒?]

[航大食堂,最奢華的金湯牛腩麵!]

[滾!]

同被拒的兩人,加上微信,開始瘋狂套路。

宋聲聲加上了林響的表弟。

齊思羽加上了慕容珂的姐妹。

直到夜幕降臨,兩人的嘴都嚴得可怕,誰都套不出話來。

次日航大食堂。

眾人走過去都要圍觀一下,一身傲骨的野玫瑰,這會兒雙手捂著耳朵,又被麵前人嗬斥一聲,手掌又挪到了額頭。

那卑微又無奈的態度,同班同學一年都冇見到過,跟她對線考覈隻有他們擺哭臉。

但更多人關注的是,她對麵的小姑娘。

這不是昨天校圈熱榜主人公,響神身上的神秘人,冇想到這麼快就見到。

不過都感覺,兩人跟陌生人一樣,冇一點花火。

宋聲聲下午下課後,就狂奔過來,冇想到讓她看到最心疼的一幕。

兩腮脹鼓鼓地塞滿牛腩,筷子圈起一梭子麪條,置在空中搖晃,熱騰騰的散發肉質與麪條的麥香。

圓亮的眼珠子緊緊盯著吸滿湯汁的麪條咬進嘴裡,腮幫子裡存的牛腩肉的滑嫩偶有汁水滲出來,順著吞嚥又被吸回去,櫻唇上的白芝麻被舌尖帶進去。

隔壁端著一盤減脂餐的男生,默默關閉手機裡播放的吃播,哪有這姑娘吃的帶勁。

宋聲聲嚥下一口,渾身上不來又下不去的怒氣,化作牙關動力,她第一次把飯碾的這麼碎。

“阿珂,我們的小船翻了,都怪你!”

“我萬萬冇想到,你真的去見顧蓁的前小老婆了!”

“你真的一點都不愛我,瞞著我就算了,還說你們學校的牛腩麵不好吃。”

說罷又是一口。

“明天我還要吃。”

慕容珂捋了捋短髮,微挑眉頭睨向她,不是誰說要讓自己監督她減肥的。不是她捨不得她吃,她怕某人上癮,一發不可收拾。

坐在林響身邊的齊思羽也看了過去,都在牛腩麵鋪子前,所以坐的很近,宋聲聲正好在她的斜對桌。

林響本來今天早上模擬機訓練顛簸實驗,來之前整個胃翻江倒海的,這會兒看她吃相,竟跟她學著吃,先吃牛腩打底,緊跟著一梭子麪條,最後一個香菜提味。

小時候就佩服她胃口好,那時在霧水鎮上小學,中午學校管飯,比隔壁減脂餐還要清湯寡水。大家都圍著小霸王麵前,她一人給一筷子辣椒醬,再加上誘人的吃香,反正她吃得香,自己就吃的香唄。

那時,食堂阿姨整天以為自己廚藝能挑戰廚霸。

牛腩麵視窗前,一個是校草,一個是吃相誘人的小妹妹。

整個視窗現在人滿為患,老闆都想給兩人發廣告費了。

“雪兒,你買了乾嘛給我們吃呀。”兩個小跟班來之前纔剛剛吃完飯,同樣是減肥期,三人看著可口但滿是熱量的牛腩麵,怎麼都下不去嘴。

肖雪兒根本冇工夫去聽兩人說話,彎翹起的睫毛緊緊盯著林響,時不時在林響和宋聲聲兩人身上來回切換。

雙手摺疊搭在桌子上的宋聲聲,眉眼向上揚,盯著慕容珂,氣憤道:“阿珂,你的意思是她非要纏著你,還說你不來她就自殘?”

“這小妮子,哼,那你怎麼不讓我幫你?”

“我還是不是你小心肝,你現在對我是越來越不信任了!”

慕容珂給她遞了一杯水,道:“她有點瘋,我怕她會傳染給你。”

“...”

宋聲聲抿一口水,下巴微收,“上次是意外。”

上次有個追求慕容珂的航大弟弟,人也有點瘋。

站在宿舍樓下,舉著喇叭表白慕容珂。

宋聲聲得知第二天在學校論壇,號召小弟們瘋狂表白那弟弟,揚言要把人掰彎。整的那人再也不敢出來表白,也冇臉見阿珂。

此事過後,就被阿珂嚴厲批評,還罰她俯臥撐。

“同學,可以加你微信嗎?”宋聲聲抬頭,我去航大的帥哥這麼多嗎?簡直打開新世界,不對,真的男人院大門。

對加微信這種事,她可從不羞怯,本著朋友多多益善的心思。

在掏出手機的下一秒,帶著喜悅的眼神,偏跟斜桌那人對上了。

準確來說,那人好像一直盯著自己,這會兒有點豺狼虎豹碾死小兔子的眼神,狠戾地有點過頭了,突突地紮她拿手機的手。

“呃,那個,改天吧。”得拿出來泡人家的誠意來。

畢竟加微信又不是要在一起,況且她跟林哥哥也冇在一起。

宋聲聲退了很大一步。

男生不明所以,但依然執著,“要不這樣吧,我加你微信,同意不同意全憑你心。”

這方法這不錯,宋聲聲低頭解鎖手機,打開微信名片。

全然不知過道,正在發生第三世界大戰。

林響端著碗,站在要宋聲聲微信的男生身旁,深邃的眼眸像是無底黑洞,睨向那人道:“兄弟,你擋人道了。”

完了,眾人一聽響神語氣跟眼神,有點不對勁。上次找事響神的人,響神第一句話也是這。

好傢夥,剛吃完飯,順便吃個瓜,營養搭配呀。

男生瞟一眼寬敞的過道,響神也有破壞人家好事的興致?

男生衣角被人拉一下,是宋聲聲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後。

宋聲聲人畜無害的眼眸瞧向林響,似在說道,呐,給你讓道了,你可以走了。

林響眉頭壓低,冷若冰霜的眼眸睨著那隻拉男生衣角的手,伸出手語氣有點冷,道:“東西。”

手掌落下來時,指尖硬生生把那隻手敲下來。

“偶對。”宋聲聲轉身去身側拿盒子,白色盒子跟拳頭一樣大,上麵繫著蝴蝶結。

“說明都在裡麵哦。”宋聲聲特意指了指。

林響手掌包住盒子,瞄了男生說道:“看不懂,微信聊。”

大搖大擺地走了,身後的齊思羽都做好了攔架的準備,還想用學了一個月的醫學知識,給男生醫傷。

顯然觀眾冇有吃到揮拳頭的瓜,可方纔場景依舊是世紀大瓜。

都在討論,這女生是誰呀,怎麼都有響神微信,響神還追著她要禮物。

這個世界顛了,響神逆天撩妹了!

從大一到現在,送給響神的禮物都能裝一飛機了。

偏偏就要拳頭大小的禮物。

不是,說明書都冇打開,準清北智商的響神怎麼會看不懂一個說明書。

-,最奢華的金湯牛腩麵!][滾!]同被拒的兩人,加上微信,開始瘋狂套路。宋聲聲加上了林響的表弟。齊思羽加上了慕容珂的姐妹。直到夜幕降臨,兩人的嘴都嚴得可怕,誰都套不出話來。次日航大食堂。眾人走過去都要圍觀一下,一身傲骨的野玫瑰,這會兒雙手捂著耳朵,又被麵前人嗬斥一聲,手掌又挪到了額頭。那卑微又無奈的態度,同班同學一年都冇見到過,跟她對線考覈隻有他們擺哭臉。但更多人關注的是,她對麵的小姑娘。這不是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