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筱雨 作品

序言

    

冇有休息了,眼睛裡滿是疲憊,是啊,她最愛的人還躺在屋裡,不知何時纔會醒,她如今能做的,隻有祈求上天來換一絲心裡的慰藉。不知過了多久,她隱隱約約聽見了腳步聲,他為她披上了一件織錦羽紗鬥篷。“這麼冷也不多穿點。”他的聲音很虛弱,又輕又細,臉色很是蒼白,因為中毒的緣故,他整個人消瘦了不少。雪花在空中肆意地飄著。白梓妍猛的轉過頭,很是欣喜,但看到他蒼白的麵孔,一時間竟心疼的說不出話,她的手很冷,輕輕撫上他...-

鵝毛大雪洋洋灑灑下了三日,滿城銀裝素裹,雲遮霧繞。

空氣清冷,梅花卻依舊盛開,那鮮紅的花瓣在雪的映襯下顯得耀眼奪目,空氣中似乎飄蕩著淡淡的花香,令人沉醉。

房屋外,白梓妍一身素雅的衣裙,穿的很薄,寒風吹過,她卻絲毫感受不到冷,抬頭看著天空發呆。

她似乎很久冇有休息了,眼睛裡滿是疲憊,是啊,她最愛的人還躺在屋裡,不知何時纔會醒,她如今能做的,隻有祈求上天來換一絲心裡的慰藉。

不知過了多久,她隱隱約約聽見了腳步聲,他為她披上了一件織錦羽紗鬥篷。

“這麼冷也不多穿點。”他的聲音很虛弱,又輕又細,臉色很是蒼白,因為中毒的緣故,他整個人消瘦了不少。

雪花在空中肆意地飄著。

白梓妍猛的轉過頭,很是欣喜,但看到他蒼白的麵孔,一時間竟心疼的說不出話,她的手很冷,輕輕撫上他的臉,讓柳陌傾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白梓妍意識到了,趕緊撤回了手,但卻被柳陌傾一把抓住,塞入懷中。

很暖,不知是手暖還是心暖。

“你醒啦。”她的心跳加快,像鼓點一樣在胸膛裡敲擊著,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柳陌傾的目光柔情似水,眼底濃濃的情意冇有一絲一毫的掩飾,如海水般波濤洶湧。他抽出一隻手為她拂去眼角的淚水。

“放心吧,這不是冇事嗎。”

柳陌傾一把將白梓妍摟入懷中,她再也堅持不住,將這幾天的委屈全都化作淚水。

就這樣,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

雪,漸漸停了。

冬日慵懶的陽光穿過稀疏的樹影,映照著厚厚的雪堆,顯得熠熠生輝。

-人消瘦了不少。雪花在空中肆意地飄著。白梓妍猛的轉過頭,很是欣喜,但看到他蒼白的麵孔,一時間竟心疼的說不出話,她的手很冷,輕輕撫上他的臉,讓柳陌傾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白梓妍意識到了,趕緊撤回了手,但卻被柳陌傾一把抓住,塞入懷中。很暖,不知是手暖還是心暖。“你醒啦。”她的心跳加快,像鼓點一樣在胸膛裡敲擊著,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柳陌傾的目光柔情似水,眼底濃濃的情意冇有一絲一毫的掩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