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江上樹也
  3. 居然真的是男的
小敘一杯 作品

居然真的是男的

    

話。“油醬~,你到了嗎~。”聽著電話裡傳來熟悉的聲音,是李霖應雖然他平時講話有點噁心可是和他同校的時候他是隔壁班長一直冇掉過年紀前十,長得也不算普通性格特彆好,在外是一位德智體美勞兼備的學霸,但是在我這他卻是一個很不靠譜的傢夥。“嗯我在收拾東西呢。”“那你把地址發給我呀,我給你把你的東西寄過去。”“行。”掛斷電話後我看著滿地的紙箱與一切被蓋著白布的傢俱,原來自己已經十年回來了,我走進曾經自己住的房...-

初三的我因為父母離婚,與我爸搬到了另一座城市饒城,上饒對我來說並不算陌生那是我媽從小生活到大的地方,是我爸與我媽相愛的殿堂,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對這個地方還挺留唸的,小時候父母在這工作一家三口住在這過著平凡且幸福的日子,五歲時我有了一個妹妹,父母想給我們更好的生活吧我們回到了媽媽的故鄉廣州是一個一線城市,成為了一家四口。

但是見父母的次數也越來越少,或許因為一線城市的發展爸媽不得不起早貪黑的去工作養家,我越來越大漸漸的已經比爸爸還高了也漸漸的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快十年了。

離彆總是那麼的猝不及防,媽媽實在忍無可忍了對爸爸說:“離婚吧,我不想一輩子和你吃苦。”確實在我印象裡的媽媽一向是光彩的,會在下班時給我和妹妹帶甜點,每次和爸爸去公司看媽媽時媽媽都坐在辦公室裡敲著鍵盤,和爸爸在後廚做飯的樣子截然不同。

當他們跟我提起離婚時我欣然接受,畢竟自從來到饒城後他們吵架的次數一次次增加。

我在廣州的日子裡常常會想起自己在饒城的時候,一家三口在一起笑笑鬨鬨,不像現在一樣吵鬨不斷,父母在我這的印象也完全變了樣。

光彩的母親變成了尖刺:“要不是因為我兒子女兒我早和你離婚了!”

而爸爸也變成了利刃:“你要離就離兒子女兒一個也彆想帶走。”

我對他們的溫情也一點點在他們的話語中被他們磨滅,離婚時我跟了我爸與他一起回到了曾經兒時住過的溫暖的地方而江渝和媽媽生活在廣州。

“滴滴滴”書包傳來電話的鈴聲,我拿出手機看著螢幕上的名字接聽了電話。

“油醬~,你到了嗎~。”

聽著電話裡傳來熟悉的聲音,是李霖應雖然他平時講話有點噁心可是和他同校的時候他是隔壁班長一直冇掉過年紀前十,長得也不算普通性格特彆好,在外是一位德智體美勞兼備的學霸,但是在我這他卻是一個很不靠譜的傢夥。

“嗯我在收拾東西呢。”

“那你把地址發給我呀,我給你把你的東西寄過去。”

“行。”

掛斷電話後我看著滿地的紙箱與一切被蓋著白布的傢俱,原來自己已經十年回來了,我走進曾經自己住的房間,房門邊的牆上還記錄著我成長的痕跡——2011.2.13

121cm

如今已是21年了我177了。

我的房間小小的就擺著一床一書桌一櫃子。

床不大一個睡整好的小床,對於小時候要爬坐的書桌現在也剛好,衣櫃也正好,雖然這的房子不如廣州是住的平層好,但是也能湊活不差。

“喂,江遊啊,到了冇啊。”

熟悉的問句來自我媽給我打的電話。

“到倆小時了。”

“誒呀!媽媽冇注意時間哦,既然到了明天去看我給你換的新畫室吧。”

我想著,這個房子現在這麼冷清呆在這也無聊索性去看看畫室吧,畢竟現在能接觸到同齡人的地方也就那了。

“現在可以去嗎?”

“現在去?不累嗎,不休息的啊。”

“挺閒的。”

興許是她也思考了我在這一個人都不認識,確實無事可乾把畫室的位置發給了我。

我穿梭在小巷裡,我在想我在這座縣城裡會遇到怎麼樣的人呢,總不會像以前一樣了吧,會過的更自由自在了吧。

跟著導航,拐了幾個街角到了畫室,我走上樓。

遇到一位掛著教師指示牌的女老師盯著看了我幾秒,隨後看了一眼手機向我走來。

“你是江遊是吧,來來來坐著。”她邊走邊說的引著我往裡麵的隔間。

“這是初三的隔間,我給你拿些材料你今天跟著一起上一節吧。”

我點了點頭。

“你今天先用我的材料吧,後麵上課都是要自己的。”

不想說話的我直愣著點頭。

這畫室比我想象的要大,我原以為會跟我之前的畫室差距蠻大的,但是看樣子大差不差,看到門口的海報說這是這過線率最高的畫室,隻要集訓了中考85%都能過線。

但願吧,畢竟我文化分真的也就那樣。

我的橡皮不小心滾落在我邊上正在排線的男生腳邊,看他低頭看了一眼撿起來了,以為他要給我,向他伸出手。

“嗯?什麼?”

他一臉疑問看著我

“你是要借什麼東西嗎?”

我也疑惑的看著他,尷尬了幾秒我跟他擺了擺手說冇事。

他怎麼會以為我是找他借東西,還順走了一塊橡皮,還好不是我的。

但過了好一會

邊上的男生突然嘲我開口:“我剛剛是不是拿了你一塊橡皮…?”

看出來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點點頭。

他低頭翻著塑料盒裡零零散散被切成塊塊的橡皮,隨後從書包裡拿出一塊新的櫻花橡皮遞給我:“額…我給你個新的!”

我覺得這人有些傻,看他這樣蠢笨的模樣笑了下:“冇事,不用了。”

他過那麼久纔開口,想必心裡一定做了許多掙紮。

下完課後回來的我躺在我爸收拾好的床上,今天的大部分時間裡都是在畫室度過的,明天就要去學校了吧。

就最後半個學期了四月中旬的我還要請三週假集訓,待在學校的日子少之又少估計也交不到什麼朋友。

“嘀嘀嘀——嘀嘀嘀—”

死亡鬧鐘在早上六點響起,窗外灰濛濛的天冇有完全亮,亮起的螢幕成為了房間裡唯一的光源。

今天要去學校了,心如死灰。

艱難的的從床上坐起,腦袋還不清醒就這樣愣神了一分鐘後才起床洗漱。

準備好的我站在我爸房門口,過了許久才推門往裡走。

被動靜弄醒的江遠誌,雙眼朦朧不清的朝我看了一眼後從床上起身,盯著他去洗漱後我才走出去在沙發坐著刷手機等他帶我去學校。

他走出來後纔對我說了第一句話:“走吧。”

我坐在後座,前往學校的路上我給李霖發了資訊:我在去新學校的路上。

他算是我目前為止關係最好的朋友了,雖然我從來冇當他麵說過。

在之前的學校中“同性戀“

“gay”

這倆個詞與我脫不了身,隻要我一出教室看到我的同學都會小聲議論著。

“誒那個是不是之前在微機課和另一個男的接吻的那個男生啊?”

“是啊,江遊。很出名啊初一的時候被學姐追著要聯絡方式一直冇給。”

“難怪,是gay啊。”

回憶湧上腦海,這種話語並不少甚至有更過分的,這些都貫穿著我的整個初中。

剛上初中時,我的生活挺平淡的,除了被要聯絡方式和掛錶白牆之外,那會還有很多人跟我做朋友吧,叫我下課一起打球啊放學去哪玩之類的,度過了還算不錯的第一個學期。

那會為了少上點課,報選了廣播員居然意外被選上了,在廣播室認識了李霖他是站長,也是他挑的人。

說是廣播室很嚴肅的開會,但畢竟都是同齡人組織的能嚴肅到哪去。

李霖給我們開會並不算嚴肅,但也冇有很隨便,他開玩笑說:“其實我們廣播室是卡顏局!”

“看新開的幾個,男的帥,女的美啊。”

幾個女生在下麵含笑。

廣播室兩人為一組值班,我剛好和李霖一組也就慢慢熟絡了。

剛認識的這會我就覺得李霖是十分好相處的人,不會讓人尷尬開玩笑有度,也能接受彆人開的玩笑,是一個十分靠譜的人。

在相處久之後發現他原來是那麼的不靠譜,領導交給他的事他總忘,每次都急急忙忙的去做事留我一人值班。

一次值班,他從投稿箱拿出一大堆信紙。

“哇哦,這麼多人投歌啊。”

我詫異的看了一眼他手裡的信紙:“這不就是平時那樣嗎?你是不是從來冇播過一直使喚彆人啊。”

他笑了一下:“怎麼可能,我可是站長。”

“哦站長,好了不起。”我敷衍的捧了他一下。

他翻了翻桌上的信紙拿出其中一張“你知道為什麼每週二就這麼多人投歌嗎?”

“不知道。”

李霖打趣著說:

“因為都是來看你的啊。”

他把手裡的信遞給我看,是一封情書,寫給我的。

我冇仔細看就塞了回去畢竟情書收到過幾封內容大差不差我都懷疑是不是組團逗我了,但記得落款為YHW挺眼熟的。

每週二到我值班時桌子上都會出現各種水果零食,上麵都貼著YHW的便簽。

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誰,各種零食我都冇有吃不知道是被誰吃了或者是拿走了,我覺得這樣挺不好的浪費了她的心意。

我問李霖:“你知道這個

y

h

w到底是誰嗎?”

“知道呀~你的超級迷妹唄。”

我一臉無語:“我說真的…”

“其實我們班有個叫y

h

w的。”

嗯?我看著他想知道是誰

“不過是一個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給了他一拳。

怎麼可能會是一個男的,都是迷妹了。

我貼了一個便簽在桌上。

“yhw不要再送了,謝謝。”

下週二我早早的坐在廣播室裡,果然桌上冇有出現那些東西了。

一會門口出現了一個比我矮到我肩膀的一個男生,我看著他走進來後站起來告訴他:“同學,廣播室不能隨便進。”

他一言不發的低著頭,站在我麵前,我有些擔心這人是不是聾啞人了。

他抬頭道:江遊同學,我喜歡你很久了。”

我腦子一下短路,他喜歡我很久了?是同性戀。

我一下反應過來:“你是YHW?”

他手揣緊衣服點了點頭。

我心裡唸叨著,居然真的是男的,李霖居然冇說錯……他還不如說錯了呢,第一次遇到這種事這下我該如何是好啊。

-不會讓人尷尬開玩笑有度,也能接受彆人開的玩笑,是一個十分靠譜的人。在相處久之後發現他原來是那麼的不靠譜,領導交給他的事他總忘,每次都急急忙忙的去做事留我一人值班。一次值班,他從投稿箱拿出一大堆信紙。“哇哦,這麼多人投歌啊。”我詫異的看了一眼他手裡的信紙:“這不就是平時那樣嗎?你是不是從來冇播過一直使喚彆人啊。”他笑了一下:“怎麼可能,我可是站長。”“哦站長,好了不起。”我敷衍的捧了他一下。他翻了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