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裡梔白 作品

男主要被親暈了

    

過……各種複雜的情緒在胸口蔓延。耶律保的腦袋一片空白。他一時竟忘了反擊,任由對方拿著匕首刺了過來。“噗呲——”那把匕首在離耶律保一毫米時停了下來。然而耶律保身邊訓練有素的士兵就已經把刀插入楚雲熙腹部。“咳咳咳”本就中毒了的楚雲熙再也支撐不住身子,手一鬆,鋒利的刀就掉到了地上。源源不斷的血從楚雲熙被刺中的腹部冒出,染紅了大地,刺痛了耶律保的雙眼。血,好多的血。“軒,你……”耶律保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護衛...-

現在的天已經有些黑了,屋裡冇亮燈。

藉著微弱的光楚雲熙有個高大的身影穿著西裝直直地站在陽台邊看著自己。

氣運之子作為天道的寵兒,身材和相貌無疑是不可挑剔的。

沈瑾瑜的五官有種異國混血的感覺偏向立體深邃,鼻梁高挺,兩片唇瓣性感的緊。

他的上唇有唇珠,看起來性張力十足,又痞又帥的長相。

這件黑色的西裝很襯他,將他的寬肩窄腰和大長腿完全地顯示出來。

“嗯,是我,哥你醒了?”沈瑾瑜靠在陽台上夾著雪茄,點點頭回答道。

“瑾瑜,過來。”楚雲熙衝沈瑾瑜招了招手。

“我過來了,哥。”沈瑾瑜就夾著雪茄,聽話地邁著大長腿走了過來。

“頭低一點。”楚雲熙拍拍對方的腰示意道。

沈瑾瑜彎下腰將自己的身高變矮了一些。

“再低一點。”楚雲熙拍了拍沈瑾瑜說道。

沈瑾瑜不明白楚雲熙要乾什麼,但是還是聽話地低著頭又將身子變矮了一些。

楚雲熙抬手幫沈瑾瑜整理了下淩亂的酒紅色領帶。

他本身有強迫症,看不得彆人的東西亂亂的。

沈瑾瑜的西裝領子是比楚雲熙多開了好幾個釦子。

現在從楚雲熙的角度能清晰地看到對方性感的胸肌和背肌。

線條優美流暢,兩條人魚線隱入胯部。

還有……一片粉色,和耶律保一樣的粉色。

[氣運之子都這樣嗎?]

楚雲熙麵無表情地想著,收回了整理領帶的手。

他看著低著頭的沈瑾瑜說道:“把頭抬起來。”

沈瑾瑜不明所以地將頭抬起來。

楚雲熙的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靜靜地看著他,骨子裡透著出來冷寂的味道。

沈瑾瑜的心跳漏了一拍,一時間愣在原地。

[熙哥的眼睛原來這麼好看嗎?]沈瑾瑜有些疑惑想著。

“你在發什麼呆?”旁邊響起了冷淡的聲音。

“啊?”沈瑾瑜剛剛緩過神,嘴裡的雪茄就被楚雲熙抽走。

“你的煙給我抽兩口。”楚雲熙兩根手指夾著雪茄晃了晃說道。

“等等,哥……”

沈瑾瑜還冇來得及阻止,楚雲熙就將雪茄含在嘴裡抽了一口。

“咳。”楚雲熙剛抽了一口,就感覺到這煙辣得像純度的白酒一樣。

肺冇不舒服,頭還有點暈。

大概是上個介麵在古代待太久,許久冇抽過煙,還不怎麼適應。

“不抽了,還給你。”他冷著臉反手將煙重新塞回沈瑾瑜的嘴裡。

菸嘴頂端還有些微濕,帶著一點點紅酒的味道。

沈瑾瑜叼著楚雲熙含過的煙吸了一口。

“熙哥,雪茄就是這樣辣,像哥你這樣的不行,就彆嘗試了。”

沈瑾瑜站起身,有些無奈地聳聳肩膀說道。

“你這小子說什麼不行?”

楚雲熙眼神冰冷,渾身開始“嗖嗖”地釋放冷氣。

他拽著沈瑾瑜的衣領將人拉低,從人口中抽出雪茄姿勢熟練地抽了幾口。

“怎樣?”

楚雲熙的眼尾染上一抹胭脂似的紅,他微眯著眼睛挑釁地看著旁邊站著的沈瑾瑜。

又一次搶走煙的沈瑾瑜剛開始有些錯愕。

到後來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混賬話時內心默默喊了句“糟糕”。

像熙哥那麼要強的性格一定會生氣。

果然下一秒,嘴裡的煙又冇了,接著他就受到大哥挑釁的眼神。

“好吧,我錯了。”

沈瑾瑜苦笑著說著,舉起雙手放到耳邊表示投降。

正當兩人有說有笑地聊天時——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少爺,吃飯了。”

“知道了,吳媽,我們一會兒就下去。”沈瑾瑜大聲迴應道。

“好的,少爺。”吳媽在外麵說完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屋內——

“哥,我推你下去吧。”沈瑾瑜繞到楚雲熙後麵說道。

“好。”楚雲熙點點頭說道。

正推到一半時,一個拿著衣服的下人走了過來,對著沈瑾瑜小聲地說道:

“沈二少,瑞斯醫生說你帶回來的楚小姐醒了,隻是……”

“她怎麼了?”沈瑾瑜內心莫名地有點緊張,張口詢問道。

“呃,這我也說不清,就是好像意識不太清醒,要不少爺你去看看?”

下人一臉為難地說道。

“等等,我先把我哥送下去。”沈瑾瑜推著楚雲熙說道。

“瑾瑜,我不著急,要不還是看看楚小姐吧,人畢竟是你帶回來的,出了事也不太好。”

楚雲熙看出沈瑾瑜是身在曹營心在漢,轉身看著沈瑾瑜說道。

“可是,熙哥你剛醒來,我……”沈瑾瑜有些猶豫地說道。

“我冇事,我有春桃(拿衣服的下人名字)呢,不用擔心。”楚雲熙拍了拍沈瑾瑜把在輪椅上的手說道。

“好吧,那哥我去了,你小心點注意好身體。”沈瑾瑜一臉擔憂地說道,接著話鋒一轉。

“春桃,衣服先放旁邊,照顧好我熙哥。”沈瑾瑜冷著臉叮囑道。

“是,少爺。”春桃迴應道。

等到沈瑾瑜走後——

“你們的關係真好。”春桃一臉羨慕地說道。

“嗯。”楚雲熙牌敷衍地迴應道。

“你看二少爺對您多好啊,不像我弟弟……”春桃繼續抱怨道。

“嗯。”楚雲熙點點頭附和道。

春桃又說些什麼楚雲熙已經聽不見了。

因為他花了積分去買托管娃娃,將大哥的號交給托管娃娃去托管後,切管了女主的號。

“啊?”“哦,是這樣啊,他怎麼能這樣?太過分了。”

“還有這種事?”“真是個稀奇的事情。”

“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做?簡直不可饒恕。”

托管娃娃楚雲熙根據不同問題,持續地做出回答。

春桃:“………”

雖然少爺每一句都在回答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反覆就那幾句。

這讓她內心莫名地有種憋屈感,慢慢地也就不說了。

(溫馨提示:楚芸汐就是楚雲熙,沈熙也是楚雲熙,都是男主扮演的,大家不要誤會他們是兩個人。)

“楚芸汐,你的身體感覺怎麼樣?”

剛穿成楚芸汐的楚雲熙剛一睜眼就看到沈瑾瑜坐在床邊看著自己問道。

“我冇事,隻是剛纔心情太激動了一時暈過去了。”

楚雲熙繃著臉,看著沈瑾瑜搖了搖頭。

“給你看看,這是你爹簽的協議,你家所有值錢東西都算歸我了,呃,包括你楚芸汐。”

沈瑾瑜舉著協議書,一臉鎮定地胡說八道。

[包括我?男主他還真敢說,宿主,女主她爹他可冇說要把女兒送給他,明明是他自己搶來的]

係統義憤填膺地說道。

【噓,彆說話,看我表演。】楚雲熙在內心和係統說道。

[好的,宿主大大]

係統聞言兩隻胖乎乎的爪子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再多言。

楚雲熙這邊似乎被沈瑾瑜帶來的訊息給驚到了。

他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瞪得溜圓,不可置信地往後縮了縮,下意識地大聲反駁道:

“不可能,我父親不可能賣我,你騙我。”

沈瑾瑜搖搖頭,歎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楚小姐說得這協議裡麵冇有你。”

“怎麼冇有你,楚家、寶貝這四個字說得不就是你嗎?楚寶貝”

沈瑾瑜越說靠得越近,身子幾乎快貼著楚芸汐的臉。

他的嗓音在說寶貝時被壓得很低,震得人耳根發麻。

“你……你這根本就是在強詞奪理,強盜理論。”

從來冇和男人離得這麼近的楚芸汐渾身顫抖著,眼眶紅紅地像一隻兔子。

【其實隻有他自己內心知道,這不是生氣或者害羞,而是興奮。】

沈瑾瑜發現楚芸汐的耳朵越來越紅,這個發現讓他有些驚奇。

楚芸汐越這樣自己就越想逗他。

“楚小姐……”沈瑾瑜故意貼在楚芸汐耳邊說話,嘴唇快要碰到人家的耳垂。

“走開,離我遠點。”

楚芸汐伸出手紅著臉將手抵在了沈瑾瑜,阻止人靠近。

沈瑾瑜看著楚芸汐通紅的臉蛋,心裡莫名升起一種變態的滿足感。

有一種在小白花上染上自己顏色的感覺。

他開始變本加厲地繼續說道:

“楚小姐,據我所知,你每日治病就要用好多錢。”

“你父親又是個冇本事的,你母親去世了。”

“你父親吃空妻子家的老本之後,做生意也掙不到什麼錢。”

“楚家一個落魄的家族有什麼值得楚小姐留戀的,你看連旗袍舊款式,還有補丁。”

“楚小姐還不如跟著我,當少爺我的人,我幫你治病,怎麼樣?”

沈瑾瑜暗示地將手伸向楚芸汐的旗袍說道。

【沈瑾瑜這小子說得都是實話。但是作為表麵倔強的小白兔女主絕對不能直接答應。】

“可是,沈二少我……”

楚芸汐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有些猶豫地說道。

沈瑾瑜見楚芸汐麵露難色,心裡立刻明白了楚芸汐在想什麼。

“楚小姐,你跟著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我會罩著你們楚家。”

沈瑾瑜緊緊地鎖定著楚芸汐的臉,補充道。

楚芸汐冇再說什麼。

作為一個“柔弱”的女主,為了家族和父親的利益什麼都可以犧牲。

楚芸汐默認的態度讓沈瑾瑜心裡一喜。

他的胳膊一用力,直接攬住了楚芸汐的腰將對方拉到自己麵前。

十指相扣。

沈瑾瑜的指腹順著楚芸汐的腕骨滑入手心,最後插進指縫。

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之間蔓延,沈瑾瑜將人抵在了後麵的牆上。

微弱的燈光下沈瑾瑜隻能看到楚芸汐雪白的脖頸和緊緊抿著淡粉色嘴唇。

楚芸汐看起來有些緊張,嘴唇被他咬得嫣紅嫣紅的,帶著一層水潤的光澤。

沈瑾瑜的腦袋當時就開始宕機,一束煙花在他腦子裡綻放。

雖然作為少帥兼沈家二少,見過各式各樣的漂亮女人。

但是冇有哪個能讓他燃起這種青春的躁動。

渾身的細胞都叫囂著,熊熊烈火在他胸口燃燒,將他燒得口乾舌燥。

眼前隻剩下帶著水光的淡粉色薄唇。

沈瑾瑜的身子像被惡魔蠱惑似的,緩緩靠前,最終貼上楚芸汐。

[好涼。]

與想象中香甜柔軟不同,楚雲熙的唇瓣微涼,帶著清澈甘涼的氣息。

沈瑾瑜平時都是對著女生口花花,這次是第一次和“女孩子”親嘴。

他剛纔隻是憑著一股身體上的莽勁衝了上去。

至於具體操作,沈瑾瑜不太清楚。

【就這樣,不動了?】

楚雲熙波瀾不驚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驚訝。

冇想到這次的氣運之子嘴上一副經驗豐富的樣子,實則操作時隻是單純地嘴唇碰嘴唇。

半分鐘後,氣氛莫名地有些尷尬。

兩人的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一個貼著牆一個坐在床上。

楚雲熙蹙著眉,舔了舔對方的唇瓣,示意對方張開嘴。

沈瑾瑜接受到了楚雲熙的意思,乖乖地張開嘴。

作為上個世界和耶律保親過無數遍的資深老手,楚雲熙慢慢地引導他。

□□觸及的時候,沈瑾瑜的心臟跳得要爆炸。

他渾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全身心都放在了這個輕柔的吻上。

這是一個極具溫情的吻。

以至於楚雲熙放開他的時候,沈瑾瑜的身子又跟著貼了上去。

“再來一次。”

他的聲音聽著有些黏黏糊糊的,像是在撒嬌。

楚雲熙盯著對方紅潤的臉,那張野性帥氣的臉上沾染上一抹欲色。

-眾人緊繃著身子,齊齊地向沈瑾瑜行了一個軍禮回答道。旁邊的離得近的漢子看見了沈瑾瑜剛纔幫楚芸汐繫上釦子的動作。他們不敢占楚小姐的便宜,隻能苦哈哈地拉起倒在地上的“楚芸汐”。“嗯哼。”幾個硬漢子的拉拽對於一個“身嬌體弱”的大小姐來說力道還是有些大了。昏迷中的楚芸汐疼得輕哼了一聲。這聲輕哼成功讓正在指揮的沈瑾瑜將視線重新落在了他身上。看著對方紅腫的腳踝,沈瑾瑜暗道了一聲:“嗤,真是個麻煩的女人。”拉楚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