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偶遇
  3. 第 4 章
h橙 作品

第 4 章

    

手機,螢幕顯示驗證已通過。章茗點開聊天框開門見山確定見麵地點。黑貓見主人無心於它,準備回去接著睡,看著黑貓折返,確定完畢的章茗一把抱起黑貓猛吸,最後忍不住咬了一口,然後麵無表情的將黑貓丟下,轉身平靜離開。車子停在某公園,章茗早到了半小時,她打算先四處轉轉呼吸新鮮空氣。散步到河邊,章茗坐在長凳上數著河裡的錦鯉,忽然聽到越來越近的爭吵聲。“我說怎麼越來越冷淡呢,熱情都給彆人了呀。”女人聲音冷冷帶著陰陽...-

“小茗妹妹談朋友了嗎?”

突兀的詢問將飯桌暫時的平靜打破,章茗突然想這樣明知故問的談話是不是已經成為這種飯局固定的流程。

她不太想回答。

章茗將額前掉下來的一撮頭髮彆到耳後,還是開了口:“不好意思林豪哥,我對感情問題現在冇有任何打算,結婚更不考慮,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她還想再開口就聽對麵說:“沒關係,我明白,我也挺抗拒父母的安排,但我覺得我們是可以做朋友的,父母那邊我去拒絕,我們就做普通朋友,怎麼樣?”

“當然,我們本來就是朋友。”章茗點點頭,將未說出的話吞了回去,話都已經說到這裡,她再拒絕就不留情麵了

章茗起身示意去衛生間。

走到前台準備付款,章茗被告知已經結過賬,心中一陣無奈。

她輕輕歎了口氣,轉身走進衛生間。

看著鏡子裡自己疲憊的眉眼,章茗翻著包裡的化妝品準備補妝,翻找時不小心將口紅掏落到地上,她俯身去撿,在起身時撞上了人,她連忙道歉,抬頭髮現是那個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聲音有點冷,她說:“沒關係。”

在看清章茗後又由冷轉為驚奇:“章醫生?”

章茗驚訝於女人居然認識她,聽語氣猜測也許是她以前的病人。

“你好,實在不好意思。”章茗彎腰道歉。

“沒關係,剛纔坐在那邊看見章醫生還不太敢確認,冇想到還真是。”女人笑了笑。

章茗有點不知所措,女人看出她的尷尬解釋道:“我當時陪我朋友去看的病,不認識我很正常,稱呼我葉清清就行。”

章茗點點頭,又說了句不好意思。

這種場合不太適合攀談,兩人寒暄過後便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

章茗坐下還在檢索關於葉清清口中和朋友一起看病的記憶,回憶起來隻有早上碰見的八卦,不知道早上被她認出冇有,回想起來又一陣好奇上頭,章茗索性不再思考下去。

結束了飯局,在門口林豪提出送她回家,章茗婉拒,在拉扯中葉清清也來到了門口,她踩著細高跟,看著莫名有些淩厲:“又見麵了,章醫生。”

她看了看旁邊的林豪客套的詢問:“和男朋友約會?”

章茗否認:“這是我朋友。”

尷尬的氣氛渲染開,葉清清哦哦兩聲表示瞭然,在一旁不再開口。

章茗鄭重地對林豪說:“林豪哥我真不用你送,我住的地方離這不遠,也已經在手機上打了車,馬上就過來了,你先回去吧,週末容易堵車,我們回去聯絡。”

林豪終於不在堅持。

看著林豪離去的背影,章茗鬆了口氣。

身旁傳來一陣輕笑:“相親對象啊。”

章茗聞聲回頭,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一起吃個飯。”

葉清清往章茗這走近了些,連帶著那道熟悉的玫瑰香味。

“明白明白。”葉清清比了個ok的手勢,“不過有些冇想到章醫生這麼年輕漂亮還需要相親。”

聽著誇獎的話從另一個美女的口中說出,章茗有些臉紅:“冇有冇有,不小了,也快奔三了。”

說話間章茗的車到了,她回頭對著葉清清說:“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葉小姐。”

葉清清擺了擺手,說了句拜拜。

車子穩穩啟動,章茗回頭看了眼,站在門廊下的葉清清微卷的髮絲被風吹起,夕陽為她單薄的身影鍍著層柔和的光。

太瘦了,章茗下意識評判。

醫院和家兩點一線是章茗的日常,今天難得的變故讓她一整天情緒都不是很高,但在回家看到邊喵喵叫邊來回蹭著她褲腿的小貓時,章茗那顆煩躁的心放鬆了些。

關門,換鞋,消毒,擼貓。

她還要時不時應付著父母在群裡發來的詢問,將貓的糧和水續上,在群裡最後丟了句:“林豪和我都覺得彼此不太合適,以後彆給我安排相親了。”

不管群裡兩人什麼反應,章茗隻覺得解脫,說完將手機扔在一旁去洗澡。

站在淋浴下的章茗放鬆了不少,不自覺想到了今天偶遇兩次的葉清清。

不知道她的名字是哪個“ye”哪個“qing”,又想到她和另一個女人吵架的內容,章茗覺得葉清清內核很強大。

章茗對於同性之間的感情不覺得有什麼,她見過許多,隻是另一方的不忠讓她覺得有些唏噓,畢竟同□□戀本身就挺難的。

不過葉清清真的好漂亮。

章茗對於美麗的人和事關注度一向很高,葉清清穿著那條紅裙子真的像朵玫瑰花成了精,她也想嘗試。

下次遇見要鏈接。

但是轉念一想c城這麼大她們今後遇見的可能性不高,章茗心中有些失落,這份失落在她看見訊息通知的那刻消失不見。

某某藥品上市監測研討會於明日早晨召開,負責人,葉清清。

原來是這兩個字。

章茗所在的醫院經常作為一些藥品臨床試驗的試點,她對此見怪不怪,隻是看著照片上熟悉的麵龐她忽然覺得她和葉清清真的很有緣分。

六年半章茗準時起床,在衣櫥裡挑了又挑選了件淡綠色的襯衫搭配黑西褲,工作使然一成不變的白大褂套在身上什麼美麗套裝都是白搭。

畫了個淡妝的章茗心裡升起期待,她把這份期待歸結於因為即將要得到美麗裙子的鏈接。

研討會召集了相關科室的部分醫生和護士參加,章茗是神經內科的,坐的離講桌有些距離,隻能模模糊糊看見葉清清的臉。

會議統共就那麼些流程,不過因著演講人好聽的嗓音她今天聽進去不少。

會議結束,葉清清與醫院高層也結束了討論,章茗想上前與其聊天,卻被她身邊突然圍上去的男醫生擠了出來。

忘了這群單身男人的壓迫感。

看著他們向葉清清著急搭訕的樣子,章茗突然覺得有些無趣。

章茗覺得葉清清一時半會脫不開身想了想還是算了,抬腳準備離開。

“章醫生?”

天籟。

章茗回頭:“葉小姐,又見麵了哈哈。”

她旁邊的男醫生小聲驚訝:“你們認識?”

章茗冇理,從那群男醫生中穿過向葉清清靠近。

葉清清今天穿的很職業,西裝外套搭配白襯衫,下半身也穿著一條跟章茗款式差不多的黑色西褲,一頭捲髮隨著她走向章茗的步伐散落在耳畔,她一隻手挽著頭髮一隻手和章茗打招呼。

怎麼這身也這麼好看,要鏈接!

“冇想到還真遇見你了章醫生。”葉清清眨了一下眼睛。

章茗秒懂:“對哎,好巧,要不要去我辦公室坐坐,我下午值班,開完會暫時冇事。”

“好啊,卻之不恭。”葉清清笑著迴應。

身後響起男醫生們挽留的聲音。

“我和章醫生敘敘舊,有機會再和大家聊天。”

章茗有些暗爽。

一時的衝動退卻,章茗開始無措。

她們攏共見麵不超過三次,甚至談不上真正的認識。

“章醫生也會像剛纔那樣嗎?”葉清清打破了沉默。

“哪樣?”她表現得太熱情了?章茗嚥了咽口水。

“被搭訕啊。”

“冇有,在這我已經結婚了。”章茗回答。

葉清清笑出了聲。

“你好正經。”

葉清清很容易把她帶進一種她們很熟的氛圍中,章茗從昨天以及剛纔的對話得出結論。

章茗看著葉清清也笑了。

章茗發現葉清清的襯衫釦子冇扣到頂。

章茗發現葉清清的鎖骨真的能養魚。

說話間到了章茗辦公室,章茗將凳子拉出,單手比了個請的手勢。

“這間辦公室隻有我一個人,座位才消過毒,可以放心坐。”章茗自然了許多。

葉清清打量了辦公室一圈,看著窗台上半死不活的綠蘿:“它也消過毒?”

章茗對著綠蘿雙手合十:“是我冇照顧好你,對不起,小綠。”

章茗前陣子一直忙著評職稱的事,疏於管理一些日常瑣事,搬進新辦公室時纔想起她已經快兩個月冇給綠蘿澆水,緊急補救纔沒讓其死的徹底。

葉清清看著眼前認真道歉的章醫生覺得她有些可愛。

“可以方便問一下章醫生具體多大嗎?”葉清清突然很想知道。

“剛過28歲生日。”她太幼稚了?

“一點都看不出來。”葉清清冇坐章茗的位置,在對麵坐下。

“那葉小姐多大?”章茗後知後覺自己說出的話不太妥當,葉清清也似乎並不知道自己被眼前人偷聽的事。

葉清清:“我三十了已經。”

“一點都看不出來。”章茗也坐下,她冇堅持讓葉清清坐她的位置。

章茗還要開口,被一陣鈴聲打斷。

“嗯。”

“好。”

“好,我馬上回去。”

葉清清剛坐下就站了起來。

“抱歉,我這邊有事可能要先走了。”她把手機伸了過來,“不介意的話我們加個聯絡方式吧,感覺我們挺投緣的。”

章茗迅速地起身:“好。”

滴——

“回見。”葉清清笑著拜拜。

“回見。”章茗也笑著迴應。

章茗看著頁麵頂端那張綠色葉子圖片點了進去。

僅三天可見,最新一條在前一天,隻有一張圖,放大,閃光燈拍攝了隻翻著肚皮的小白貓,一隻修長的手也在畫麵裡,那手伸出一根骨節分明的手指戳在小貓的肚皮上,配文:大半夜的跑酷小貓。

好巧,她養了隻小黑貓。

退出,多了一行灰色,她拍了拍葉清清。

慌張。

她急中生智:路上安全。

過了一會對麵:嗯嗯。

她是掌管化解尷尬的神。

-“好。”滴——“回見。”葉清清笑著拜拜。“回見。”章茗也笑著迴應。章茗看著頁麵頂端那張綠色葉子圖片點了進去。僅三天可見,最新一條在前一天,隻有一張圖,放大,閃光燈拍攝了隻翻著肚皮的小白貓,一隻修長的手也在畫麵裡,那手伸出一根骨節分明的手指戳在小貓的肚皮上,配文:大半夜的跑酷小貓。好巧,她養了隻小黑貓。退出,多了一行灰色,她拍了拍葉清清。慌張。她急中生智:路上安全。過了一會對麵:嗯嗯。她是掌管化解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