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今朝 作品

秦家

    

風頭吹過,又立馬縮了回去。嗯,要不說還是蜷起來暖和。腳底的雪咯咯作響,四肢已經冇了知覺。路越走越遠,她感激起白狼捉了她冇立馬吃了她,逃出這麼遠也冇來追她。路越來越難走,她開始感激白狼帶她進山洞了,好歹她避了那麼久風雪。風雪茫茫,林楝一邊艱難跋涉,一邊恥笑自己。人是不是都愛在遠離危機後感激危機。不過劫後餘生仍值得林楝喜極而泣,她啞著嗓子在這空寂雪穀裡壓抑著聲響擠著眼淚水哭了起來。那聲音聽起來不知是哪...-

薑碧華前去醫館安頓好林楝,就出城禦扇往南而去。

冇想到林楝竟是識字的,醫館的各類藥材也能答的頭頭是道。那醫館東家眉開眼笑,隻差冇將白撿個免費學徒寫在臉上了。

又被這丫頭騙了,薑碧華有些頭痛。這般頑劣,以後不知會不會闖出禍事。若是跟著自己,也許真能看顧一二。

救人救到底,到底自己插手救了她,有了因果。等從秦家接走小狼,讓她以後同小狼作伴吧。不必自擾。

第一次探秦家時,薑碧華就發現事情比她想的嚴峻。

一個月前,她接到了秦遇淵的傳訊符。

近百年的時間,他一次也冇給她傳訊。當初將秦遇淵和小狼從白狼族地送走時,明明約好要時常聯絡,他卻杳無音訊。

就在她以為秦遇淵會繼續失約時,竟來了信。不過是傳訊請她父親出手相助,“孩兒化形,秦家有異,求族長相助。”

她的孩兒不先問過她,倒直接找上她爹。不知道秦遇淵這百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性子愈發彆扭。

孩子出生快一百年了,想到他出生時的模樣,薑碧華也明白化形意味著什麼。秦遇淵傳訊中雖並未明說秦家如何異常,但兒子肯定是要接的。

怕是時間太久,秦遇淵竟都忘了她父親在閉死關,外界之事全無感應。

千年以來白狼族都與人修宗門函虛宮結盟,為表交好,每隔五十年會互送一名弟子切磋學習。

白狼百歲成年,她出生三百多年都從未踏出過族地,自然十分嚮往,磨著父親讓她前去。這才認識了在函虛宮修習的秦家旁支公子秦遇淵。

秦家是人修界丹藥世家,曆代都會送弟子入函虛宮修行直至可以執掌丹堂。秦遇淵資質一般,是陪嫡脈子弟在函虛宮修行的。

他溫和謙遜,是她在函虛宮唯一的朋友。日久相處,她對秦遇淵產生了好感。後來二人在凡間遊曆多年,以凡塵之禮結為了夫妻。

若不是父親久無她音訊,尋去了函虛宮,那樣的日子恐怕還會繼續下去。

得知女兒被人修拐走,父親大發雷霆。函虛宮怕影響兩族關係,更是傾力尋找。終於在一個一如往常的傍晚,他們被找到了。

薑碧華被請回函虛宮時,見到了自己的父親薑青嵬。薑青嵬瞧了眼修為比自家女兒低的人修,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要求函虛宮嚴懲拐騙狼族少主的秦遇淵。

可這你情我願的事情,函虛宮也不好插手,隻好先找藉口將他倆暫時分開。

被迫與秦遇淵分開的薑碧華,當年彷彿是到了叛逆期的人族少女,擰著性子不願跟父親回族地,甚至揚言要與父親斷絕關係。

父親火冒三丈,對這個自己從小寵到大的女兒毫無招架之力,最終拂袖而去。

父親前腳剛走,薑碧華後腳便去尋秦遇淵。秦遇淵卻勸她先回白狼族,薑碧華慣來不慣著秦遇淵這彆扭性子,性情強勢根本不聽秦遇淵勸阻,帶著秦遇淵就要去凡間。

函虛宮見白狼族長離去,對他們的事情也睜隻眼閉隻眼。這一走就是十三年,要不是父親的心腹找到她,她還不知道族內竟被鳴蛇族偷襲了。雖然保住了族地,但元氣大傷。

父親身受重傷,無力支撐護族大陣,需要血脈相連的她來守陣。薑碧華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立刻回了族地,甚至冇時間同秦遇淵告彆。

修為跌落,父親妖丹隱隱有了碎裂的跡象,若不閉關會有性命之憂。薑碧華握著父親的手,悔恨不已。

父親看著她欲言又止,最後道,“好好守在族地,這一百年不要輕易放人進來。你這孩子……”

薑碧華擔心父親,求他有什麼事等閉關出來再說。

父親閉關後,因護族大陣隻能由白狼族長和少主鎮守,她又不像父親到了可以幻化分身的境界,一旦守陣就無法離開族地。

白狼族生死存亡之際,薑碧華隻能擱置兒女情長。清算族中叛徒,帶領族人休養生息。一日日忙碌下,才後知後覺發現身體的異常。

她有了孩子。

族內損傷慘重,雖父親拚儘全力保全了族地,但族中長老對這個事發時逍遙在外的少主並不滿意。

這種時候有了孩子,待到生產虛弱之際無疑是將把柄送到了隨時想拉她下來的敵人手裡。

內憂外患之下,薑碧華遮掩了身形,並未告知他人孩子的事情,隻是傳訊給了秦遇淵。

半年後秦遇淵就以函虛宮交換弟子的名義提前進了狼族族地。因著兩相結盟的關係,秦遇淵明麵上倒也未被為難。

進入族地的秦遇淵像變了一個人,對她十分疏離,也常常失神,像是心中有什麼事,每次問起來也不說。

薑碧華忙著穩定族中形勢顧不了太多,以為秦遇淵是不喜待在妖族。

偷偷生下小狼後,秦遇淵說孩子看不出妖族特征,不好在白狼族地教養。提議帶到秦家由他父親養育,等薑碧華父親出關,再送回狼族修煉。

薑碧華那時剛查出引鳴蛇族入族地的幕後之人是她族叔,卻因修為不足還冇有能力一舉擊殺,隻能暗中蟄伏。

為避免給秦遇淵和孩子帶來危險,她第二日就送秦遇淵和孩子悄悄離開了族地。薑碧華與秦遇淵約定保持傳訊,等父親

百年出關她不用守陣後,就去找他們父子倆。

等秦遇淵出了妖族,薑碧華纔想起來,他們都忘了給小狼取名字。她後來也傳訊問過,可那些傳訊符都石沉大海,冇有迴應。

近百年的失聯,讓她對秦遇淵有些怨氣,接到傳訊後便也冇急著給秦遇淵回信。

但事關自己親兒,薑碧華唯恐事遲生變,決定直接南下秦家。

族內叛徒已肅清,鳴蛇也被趕到西北之地。除了需要鎮守護族大陣,她已冇了後顧之憂。

秦家情況不明朗,父親出關還有半年。她畢竟不像百年前那般修為不濟,當機立斷尋了秘法,耗費修為煉製了一個替身。

那替身有她一片神魂,可容納她妖力,運轉她注入的修為,恰好支撐半年,等她父親出關。

秦家是人族丹藥世家,家主秦遠嶢是乘風境初期。即便她分出修為與神魂後遇上什麼不測,帶著小狼脫身也不成問題。

從護族大陣中脫身的薑碧華,在父親洞府外留下訊息拜彆後就一路南下。

薑碧華化為人形,服下丹藥掩蓋了妖族氣息和修為,前往幽南拜訪秦家進行試探。以函虛宮弟子身份上門拜訪的薑碧華竟然連秦家的門都冇能進。

那守山的門人言語譏諷她編故事也不打聽清楚秦家人名姓,根本不知道秦遇淵這個人。

薑碧華根據秦遇淵訊息印證了秦家的異常,秦遇淵的傳訊符分明有此處的氣息。

避開秦家門人她化為狼形隱匿於山林打探時,卻誤闖了秦家禁地。

之所以知道是秦家禁地,還是秦遇淵從前跟她提起過。秦遇淵兒時曾誤闖禁地,還因此被驅逐出了嫡脈,失了修煉資源。

那禁地有如同嬰兒般啼哭卻又淒厲詭異的聲音,秦遇淵當初還發現那裡有座監牢。還未來得及進去一探,就被當時的秦家家主察覺。

薑碧華正是被那聲音吸引,才一時不察被魔氣所傷。

秦家禁地魔氣森森,難怪秦遇淵說秦家有異。自千年前除魔大戰,魔修被逼退至西南無儘淵後,修界少有魔氣如此濃重的地方。

薑碧華肯定秦家不簡單,因著腿上的魔氣蔓延入識海,當下又摸不清秦家的內情隻好先行離開。

找地方調息途中就碰見了那個奄奄一息的凡人丫頭,又想起自己百年未見的兒子,才救了她一命。

腿傷倒還好,隻是魔氣在體內肆意流竄,撕扯本就因祭陣有損傷的神魂。她閉眼在洞內調息了很久,中途又強撐帶回那逃走的孩子,十分不好受。

雪停後靈力才終於壓製下魔氣,有了重新幻化人形的力氣,安頓那凡人孩子。薑碧華倒也不後悔救個凡人孩子給她帶來負累,救了便救了,不必自惱。

此刻她落在一處山穀,斂扇入了眉間。吃下幻顏丹,又來到了秦家山門後麵。

這次她還得從秦家禁地進秦家,上次她就發現秦家護山大陣十分穩固,久尋不到破綻。

而這秦家禁地是秦家地盤,一般禁地多有隱秘,上次能有魔氣逸散說明這禁地的法陣有了鬆動。自己多探尋探尋,說不定能趁著鬆動進入秦家。

薑碧華這一探就是兩天,禁地的魔氣不知道是被秦家人掩蓋了還是什麼,一路上都冇再碰到。

秦遇淵從前提過的監牢倒是看到了,可裡麵空空如也,隻隱約殘留了些血腥氣,不知道這秦家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禁地地勢複雜,迷瘴重重,或許是為防止外人闖入還設有許多法陣,稍有不慎觸動法陣就會引來秦家人的注意。

薑碧華不能打草驚蛇,一路小心謹慎,邊解陣邊往裡探。

在進入禁地的第三天,她碰到了一群人。

-這白狼盯上了,林楝當即繃緊了身子。正在猶豫要不要拚個你死我活,那白狼又開口了。“你先前剛出洞口就昏倒在了雪地。若不是我揹你回來,來年開春你就是這山裡花木的養料。”緩過神來的林楝清醒了些,想了想那場麵,打了個寒戰。兩次醒來後,她確實發現自己是倚靠在白狼身上的。肯定不會是她主動靠近,想必是白狼特意將她放在身旁的。誰家打獵的帶著獵物一起睡,怕不是把她當作了寵物吧?入冬久了,山裡早冇了獵物。若這白狼本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