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盞燈 作品

第 2 章

    

強塞到這個世界裡成了一個惡毒女配,係統告知白榆要完成係統頒佈的任務,不然就會遭到痛楚懲罰。天道係統最慣用的就是電擊,為了不被電擊,白榆隻能被迫走劇情。第一步,暗害女主,結果被打斷腿。第二步,挑釁女配,結果被砸破頭。慫包白榆想著人不好惹,軟萌小動物還不好惹嗎。第三步,討好靈獸,結果被驟然變大的靈獸朱雀噴了一口火,燎得頭髮差點冇了。白榆徹底淚奔,這領的哪裡是惡毒女配劇本,明明就是花式死亡劇本。開場就這...-

“你,你……”鳳微微捂著自己火辣的左臉,臉色從難以置信逐漸演變為惱羞憤怒。

“微微師妹,你冇事吧!我,我扶你起來。”回過神的北重山,趕緊伸出手,準備攀上鳳微微的手肘將她攙扶起來。

“走開,彆碰我。”鳳微微語氣尖酸,並冇有搭上北重山伸過來的援手,而是自己捂著臉,撐著地搖晃著站了起來。

鳳微微臉上的嫌惡,就差把我很高貴,舔狗不配這八個字給鑲嵌上去了。

而舔狗文學十級學者北重山十分習以為常,毫不在意。

甚至於見鳳微微的裙襬沾了塵土,還趕緊掐了個清塵決為她拂去塵土,接著繼續賠上舔狗標準式討好的微笑。

“林師姐居然公然動手毆打鳳師姐,這事要是發到修仙界萬象閣上去,絕比是今日瀾滄宗頭條。”

身後的一個小師弟發出了驚呼,偷摸著掏出了懷中的玉令,暗搓搓地準備第一時間報道八卦。

北重山明顯聽到了身後小弟的竊竊私語,他施了一個火決直接擊落了身後小師弟的玉令。

若這事被捅到萬象閣上去,被眾人知曉,北重山都能料想到丟麵子的鳳微微會如何地大發雷霆。

而身後的小師弟,剛剛輸入靈力點亮玉令銜接了萬象閣,就被北重山一個火決燙得握不住,玉令摔在了地上。

北重山冇有看到玉令是亮著的,直接換了一副麵孔,看向了白榆。

“白師妹當真是膽大妄為,當著眾多弟子的麵,就敢對微微師妹出手,無故出手傷及同宗,按瀾滄宗戒律,可是要被施刑十鞭,廢掉修為,再驅逐出瀾滄宗的。”

北重山字字擲地有聲,挾帶著威脅恐嚇之意。

而鳳微微則是一把推開了北重山,立到了白榆麵前,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

眼中藏不住的殺氣。

她的佩劍鳳血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殺意,在劍鞘中蠢蠢欲動,看架勢似乎是隨時準備飛劍出鞘。

天道,天道,你倒是支一聲。

白榆在腦海中瘋狂呼叫係統。

終於,熟悉的機械電子音響了起來。

女配鳳微微,殺意值達到金手指觸發條件,係統隨機掉落劇本。

劇本名:修仙界版女霸總之破鏡重圓。

劇本觸發倒計時。

三.

二.

一.

就在係統倒計時到一的時候,鳳微微的佩劍鳳血直接飛劍出鞘。

作為修仙界神劍榜上略有名氣的鳳血,一出鞘便是不同尋常,鳳血的劍身泛著血色霞光,挾帶著萬鈞雷霆般的劍氣。

此刻鳳血飛劍而起,懸於半空之中,眾人頭頂的這片天空忽然變色,鳳血劍嗡嗡作響,引領著此時此刻的天地變勢。

幾道烏雲肉眼可見地漸漸聚於眾人頭頂之上,中間影影綽綽浮現著雷鳴交加。

“這,是你逼我的。”

鳳微微語氣冰冷,單手做決,抬手起勢,口中念出了雷霆術咒。

“萬鈞雷霆,合彙一處”。

眾人此刻皆是踉蹌後退。

鳳微微此刻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連鳳血劍的雷霆術都祭了出來,可見是真的動了氣。

鳳血劍乃千年雷電木鑄就的神劍,有召電生雷的本事。

此刻使劍的鳳微微雖然隻有金丹二重境,但用了鳳血,這一擊估摸著是相當於金丹三重境巔峰的威力了。

對於剛剛邁入金丹一重境的白榆來說,這一擊隻怕是會直接將她劈得當場嘔血,修為倒退回築基。

膽小的小師弟捂上了雙眼,不忍看白榆被劈成焦黑火柴人的模樣了。

“鳳血,破。”

隨著鳳微微的一聲令下,一道雷霆之擊勢如破竹,攜火帶電,精準地落在了北重山的頭頂,直接炸開。

雷霆落下,鳳血回鞘。

眾人頭上的烏雲頃刻散去。

捂眼的小師弟心驚膽戰地放下了自己捂眼的手,滿眼同情地看向地上的白榆。

忽然懵了住。

地上的白榆依舊跟剛纔一般模樣,頭髮冇有炸毛,也冇有跟想象中一般地吐血。

這……

還冇等小師弟晃過神,旁邊忽然就傳來了一聲尖呼。

“北師兄,你冇事吧,師兄撐住阿!”

小師弟扭頭一看,嘴巴成了O字形。

此刻的北重山像一隻炸毛的黑犬,頭頂頭髮豎立,渾身冒煙,身上滿是黑灰,整個人就像是在滿是草木灰的火爐裡滾了好幾圈。

“北師兄。”

平日裡緊跟北重山的兩個狗腿小師弟,眼疾手快,立刻上前架住了看起來即將倒下的北重山。

“微微師妹,你,你這是……”

北重山聲音嘶啞,顫聲開口,氣息之間還噴出了焦灼的黑氣。

而此刻的鳳微微人也是傻了。

就在剛纔引雷之時,她整個人一顫,像一瞬間被人奪舍一般,忽然行為就不可控了。

本該劈到白榆身上的雷,被她鬼使神差地被她引到了北重山的身上,而且是還用了十成十的靈力,直接把北重山炸開花。

“我,我……”鳳微微開口欲解釋,可話到嘴邊,剛纔那種全身失控的感覺一瞬間忽然又襲來了。

她控製不住地開口,“我這是給你點教訓,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恐嚇我的女人。”

眾人神色懵逼,懷疑自己幻聽了。

而鳳微微則是更加懵逼,這種羞恥的台詞是怎麼回事。

“師姐,您,您的女人是?”狗腿師弟之一結結巴巴地開口。

“那當然是我最疼最愛的好師妹——白榆。”

這一句話出口,鳳微微眼神都透著說不出的驚恐,這真的是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的嗎?

“可,可鳳師姐,姐,您今日不是帶我們來找白師姐算賬的麼,剛纔在過來的途中,您還說,今日定要有個說法。”狗腿師弟之二顫顫巍巍地開口。

“對。”鳳微微打斷了師弟的話。

“我今日來,就是要來給白師妹一個說法的,師妹,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

我錯了。

平地一聲驚雷。

眾人此刻已經開始掏耳朵了,幻聽幻聽,一定是幻聽,一向眼高於頂,囂張跋扈的鳳微微怎麼會說出對不起,我錯了這六個字。

鳳微微眼皮突突地跳。

身體不受控地走向了白榆,一把扶起了白榆,還撿起了白榆掉落的木拐。

此刻鳳微微一手扶著白榆,一手抓著木拐,她極力抗爭著自己不受控的身體,於是呈現了一種奇怪的姿態,兩隻手略顯扭曲,仿若雞爪一般。

看著麵前似笑非笑的白榆,鳳微微眼神又驚又氣,可開口卻是口不對心。

“師姐不小心誤傷了你,這幾日想到此事便心痛不已,真可謂傷在你身,痛在我心。今日特地登門致歉,還望師妹能夠大人有大量,原諒師姐,讓我們破解重圓,重歸於好吧師妹。”

讓我們破解重圓,重歸於好吧師妹。

鳳微微神情扭曲,最後一句話卻慷慨激昂,擲地有聲。

眾人此刻已經石化。

而此時的白榆內心:開了金手指,果然牛掰。

一個優秀的綠茶,此刻應該展現出自己的大度優雅與從容。

“師姐剛纔那番話,讓我頗為感動。既然師姐誠心誠意地道歉了,那我就大發慈悲地原諒你。所以……”

白榆吞了吞口水,決定抓住機會占便宜。

“以後在宗門裡,師姐必然會罩著我了是嗎?”

“那是自然。”

“誰欺負我就等於是欺負師姐是嗎?”

“那是自然。”

“那以後我在宗門內欠的靈石,都可以掛在師姐的賬上嗎?”

“那是自然。”

白榆心裡得意的小算盤打得賊響,錢多人傻,霸總劇本誠不欺我。

而鳳微微當著眾人麵連續承諾了白榆三句話,她此時內心抑製不住地火氣上湧,整張臉都泛著不正常的紅。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丹田聚氣,費力調節體內全部靈力,憑著靈力失控的危險決意對抗這股控製她身體的邪惡力量。

而眾人從背影上看,隻能看到鳳微微聳著肩微微顫栗,像是在默默抽泣。

這模樣看起來似乎是真的心有懊悔,情真意切。

藏在眾人身後的小師弟不顧自己燙傷的手,撿起了地上的玉令,眼神發光,聲音洪亮,“萬象閣的眾位同宗聽到了吧,同宗姐妹花冰釋前嫌,破解重圓,感人肺腑,感人至深。

諸位有錢的捧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小弟也將繼續帶您走進和諧瀾滄宗,帶您瞭解背後更多的故事。”

鳳微微竭力控製自己扭頭看向拿著玉令的小師弟。

“你,你剛纔開了玉令,還點,點了萬象閣?”

“是的。”小師弟神采飛揚,“鳳師姐放心,我點亮了萬象閣,師姐剛纔一番慷慨成詞,不少宗門師兄師姐都已經聽到了。

往日眾人隻道鳳師姐跋扈,今日才知道鳳師姐與傳聞中的截然不同,今日可鑒,以往那些果然全都是謠言,鳳師姐,不必感謝師弟為你正名,這都是師弟應該做的。”

鳳微微一時間氣血上湧,體內靈力一時不受控地亂竄。

喉間泛上一絲腥甜。

兩眼一翻,徹底暈厥了過去。

*

萬象閣是修仙界宗門之間的連接溝通界,每個擁有宗門玉令的修仙弟子都可以在萬象閣上發帖,而今日,一條帖子忽然衝上了萬象閣榜首。

標題為:為您扒一扒,南陵鳳家嫡女鳳微微與蒼梧長老小徒弟白榆,那背後不得不說的同宗姐妹真情。

-完菜名後,白榆將自己那個足有半人高的食屜,一手拎起來直接架到了桌台上。“總計是二十三塊下品靈石。”女人從容不迫,笑容滿麵地熟練報出了價格。白榆想起了自己的囊中羞澀,遲疑地開口,“那這,可否記我鳳師姐賬上。”女人意會地眨眨眼。“自然是冇問題的,以白榆師姐跟鳳師姐的關係,這些都是小錢。”提著被塞得慢慢的食屜走出飯堂的時候。白榆不由得仰天長歎,雙眼含淚。作為在一眾白富美惡毒女配的襯托下顯得清新脫俗的窮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