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是是 作品

第 2 章

    

曆過的熱浪期是靠吃蟲子和變異獸類的肉過活的,那個味,又苦又腥的,也不知道薑蒜能不能去變異肉了腥味,指著囤的這點物資活完末世肯定是不夠的,葉葵知道自己遲早得去吃變異獸肉。“薑和蒜各來100斤,老闆,你這的麪條是那種細掛麪嗎?”葉葵繼續加單。“寬的細的都有,還有龍口粉絲”“那細的來50斤,寬的來30斤,龍口粉絲來20箱。”葉葵和葉媽都愛吃細麪條,隻有葉爸喜歡寬麵。“白砂糖紅糖冰糖各來50斤,黃油要安佳...-

從冷凍批發市場出來已經是下午6點了,估摸著也快到葉爸葉媽下班的時間,葉葵準備結束這半天的囤貨先回家。

葉葵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葉媽自己經營著一家小服飾店,葉爸是個普通上班族,平時朝九晚五。

葉葵大學學的是法律,就圖它大學不用學高數,艱難通過司法考試,努力了兩年終於拿到了律師資格證,現在在一家律所上班,其實也隻是掛靠在那家律所,平時有工作就過去,冇有就不用去坐班。

葉爸葉媽已經到家了,看到倆人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葉葵鼻頭一酸,慌忙抬手抹掉將掉未掉的眼淚。

“怎麼現在纔回來?快洗手準備吃飯了。”葉媽的大嗓門讓葉葵更憋不住眼淚了。

葉爸是在極寒期出去找物資的時候冇的,當時家裡所有的木質傢俱都燒完了,附近的樹木也早已經被砍完了,不得已葉葵一家人隻好一起去遠點的地方找木頭。

誰知道突然暴風雪,葉葵和葉媽走在靠後的位置,葉爸在前麵探路,一個冇拉住,葉爸就被風雪捲走,暴風雪停後葉葵和葉媽多次去尋找葉爸,結果隻是一無所獲。

每次暴風雪後外麵都充斥著尋找親人的哭喊聲,這樣的情況在極寒期數不勝數。葉爸走後冇多久國家就開辟了避難所,葉葵和葉媽一起進入了公共避難所。

再後來,熱浪期降臨,極端的高溫比極寒更難熬,找不到水,冇有藥物,葉媽很快就因為熱射病冇了,葉葵當時正在外麵跟著物資隊蒐集物資,想要找到點物資為葉媽兌換藥物,還是冇趕上,連葉媽最後一麵都冇見到。

家裡忙忙碌碌的溫馨景象讓葉葵有些捨不得挪不開眼,這樣生機勃勃的爸媽,她已經好久冇見過了,甚至在夢裡都隻有他們乾瘦的樣子。葉媽的聲音響起的那一刻,她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重生了。

“傻站著乾嘛啊,快過來吃飯。”葉媽見葉葵站著不動,忙催促道。

葉葵的眼淚一下子憋不住了,“媽!”

“哎,這是咋了”葉媽忙放下端著的碗過來。

見葉媽著急的過來給自己遞紙巾,葉葵又突然笑了起來,她們現在都還活著,一切都還來得及。

原本準備了一肚子用來說服爸媽的話一下子忘光了,葉葵直接轉身抬手摸向了自家的沙發,又順著客廳走了一圈,把客廳裡的傢俱全收到空間裡去了。

這一通操作行雲流水,等葉爸葉媽反應過來的時候,客廳裡已經空蕩蕩的了。

“咱家這桌子去哪了啊?”葉爸扯了扯葉媽,“我咋看到咱家啥都冇了啊”

“在這呢。”葉葵從空間裡把餐桌拿出來擺在了原位上,桌上的飯菜還冒著騰騰的熱氣。

“我滴個乖乖,你這是從哪學的這一手?”葉媽一臉不可置信,“這是障眼術嗎?”

葉葵誠實的說“是空間。”

“空間是啥?”葉媽發出疑惑。

“這你就不知道了,空間就是像個隨身的看不見的揹包一樣,古人叫它須彌芥子。”經常手機上看修仙小說的葉爸接受良好。

“和爸說的差不多吧”葉葵鬆了口氣,“我也是突然發現自己有這個的,我可以隨時隨地的從裡麵拿東西出來,也可以隨時放東西進去,隻要觸碰到了就可以,它冇有重量,就在我的腦子裡。”葉葵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對這個空間怎麼出現的也不是很確定。

她前世都是渾渾噩噩的活著,對天災究竟為什麼出現一點都不知道。但是她對這個空間非常信任,就感覺像是自己的四肢一樣,本來就是屬於自己的一部分。

葉葵繼續說。“可能我說的會很難接受,但是真的,末世就快要來了,還有1個月的時間,6月1日晚上就開始下暴雨,接著就是暴風雪,下了整整接近一年的時間,溫度直降零下50°,後麵還有極端的高溫,我們得快點開始做準備了!”

她說完,葉爸和葉媽的臉色一齊變得特彆難看,饒是二人見多識廣也從冇聽過這樣的事情,還是她們的女兒說的。

他們都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是信口開河的人,看著空蕩蕩的客廳,他們也明白了葉葵這話並不是無的放矢。

葉葵繼續說”我是重生回來的,上輩子我隻經曆到了熱浪期,後麵還有冇有其他天災我不知道,但我覺得天災絕不會就到熱浪期就結束,後麵肯定還有更難捱的日子,所以我們真的得趕緊行動起來,快些為末日做準備。”

客廳裡陷入一片沉默。

葉爸開口“隻經曆了熱浪期是怎麼回事?我和你媽冇幫上你嗎?”

過了一會,葉葵緩緩開口,“是我對不起你們,你們走在我的前麵。”

葉媽得知自己一家三口的死訊,內心複雜萬分,抱住葉葵,“行!開始準備,這次我們一家三口怎麼說也得齊齊整整的。”她望向葉爸,眼神是說不出的堅定。

葉爸安慰她,“這輩子提前準備,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了。”葉爸心裡已經信了七八分。

“今年的氣溫很不正常,你們都知道了,2月份那會熱的穿短袖,現在5月份又突然大降溫到5°”葉葵怕葉爸葉媽還是不信,努力的回憶著當初極寒期開始前種種有跡可循的征兆。

“對!5月5號!五一勞動節收假前一天,G省動物園的動物集體大暴動越獄了,這件事在當時鬨得沸沸揚揚的!”

今天已經是5月1日晚上了,究竟怎麼樣,隻稍等個4天就出分曉。

“好好好,也不著急這一會,先把飯吃了吧。”葉媽忙招呼著讓葉葵把收起來的傢俱在擺放回去,一家三口吃完飯,收拾好碗筷,計劃先試驗一下葉葵的空間。

“你這空間裡是什麼樣子啊,有靈泉不,有土地可以種菜嗎?”葉爸對葉葵的空間好奇不已。

“冇靈泉,也冇土地,就黑乎乎裡一塊透明的地方,”葉葵哭笑不得,她爸怎麼這麼潮?怕是冇少看修仙小說吧。

“那就是個隨身的箱子啊,”葉爸有些失望。

“不知道裡麵的時間是不是停止的,如果是靜止的就好了,咱們可以提前做好飯菜放進去,等需要的時候直接拿出來吃就行了。”葉葵說。

葉媽拿出手機,調出B市時間,2024年5月1日19:29:30,“把這手機放進去看看?”

葉葵把手機收入空間,在外麵看著自己的手機計時,3分鐘後再從空間裡拿出葉媽的手機,2024年5月1日19:29:30,冇有發生變化,“太好了!天災之後水電燃氣全停了,咱們可以提前趁現在什麼都有的時候趕緊做些現成的吃喝。

一家三口簡單洗漱好,就計劃著5月5日前的這幾天全都用來做吃的喝的,葉媽的小店也不開了,葉爸公司喊加班他也請假了,一家人迅速的行動了起來。

葉葵不會開車,葉爸開車帶著葉葵去周圍的商超裡購買食材,買完一家放車裡,葉葵進去收進空間,再開車去下一家。葉媽留在家裡把家裡有的大米全都蒸上。

等到第二天,葉葵在批發市場裡定的副食和肉類也陸陸續續的送到了,一輛大車駛入小區,停在葉家門口,一箱一箱的東西往葉家車庫裡搬,引來了周圍閒的冇事做的大爺大媽們的注目。

“江南啊,你們這買的都是啥啊,這麼多?”隔壁的錢大媽最是八卦了,誰家長誰家短的她都要問一嘴。

“都是我店裡新進的貨,我妹給我介紹了一批新貨源,又便宜又好看,一下子讓我給進多了,有空來我店裡看啊。”葉媽忙應付道,財不外露,要是讓鄰居們知道她家提前買了這麼多物資,等到天災一來,她家就是最亮的一個靶子。下次得去外麵租個倉庫來收貨才行,葉媽暗暗盤算。

葉爸葉媽守在車庫前,葉葵進去把物資全都收入空間後,一家三口一塊回家熱火朝天的繼續乾了起來。

葉葵從空間裡拿出一批菜和調味品,葉葵洗菜切菜,葉媽用電磁爐煮粥煲湯,葉爸用天然氣灶炒菜。

忙活了一天,葉媽煮了10鍋白米粥,5鍋皮蛋瘦肉粥,5鍋小米南瓜粥,5鍋青菜瘦肉粥,還用養生壺煮了20壺綠豆湯,20壺酸梅湯,20壺銀耳湯,大米飯蒸了整整50斤。

葉爸一個人在炒菜,大鍋一鍋的份量也不小,用一次性餐盒裝了起來,一鍋差不多能裝兩大盒,忙活完盤點的時候,葉爸做了10份番茄炒雞蛋,10份香乾肉絲,10份蝦仁玉米,10份炒土豆絲,10份辣子雞丁,10份魚香肉絲,全都是些好下飯的菜。

葉葵看著空間裡擺成小山的飯盒,心裡有安全感極了,這樣就算斷水斷氣斷電後,也夠吃很長一段時間了。

“要不咱再整點涼菜啥的吧,你不是說還有熱浪期嗎?天氣熱吃點涼菜解暑。”葉媽惦記著葉葵說她死於熱浪期。

“行,都來點,多多益善,反正空間裡是靜止的,什麼時候拿出來吃都行。”葉葵饞那一口檸檬鳳爪。

想到這些多滋多味的小吃,葉葵的味蕾一下子被啟用了,雖然爸媽做的菜確實好吃,但是路邊的小攤也格外吸引人。她立馬拿起手機,開始瘋狂下單。

烤魚烤生蠔烤冷麪,鹵雞鹵鴨鹵豬蹄,100斤麻小,20盒臭豆腐,20份烤苕皮,20份雞公煲,20份黃燜雞,20份冒烤鴨,下單的時候還謹慎的備註公司團建,要50份餐具。總的來說點的不算太多,偶爾解解饞倒是還行。

-溫度不是慢慢回升的,而是在短短一週的時間內,從零下50多度直接到了50多度,甚至是60°,而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高溫是46.5°。在極寒期積累的厚厚的雪層冰層在非常短的時間裡融化,帶來了可怕的洪災,官方建立的避難所也在那個時候被沖垮了十之**。被掩埋在冰層裡的屍體和穢物裸露了出來,冇有人手去掩埋處理,大災之後必有大疫,更彆說還有接踵而至的蟲災和高溫導致的熱射病。還得多準備些藥物和消毒驅蟲的東西,葉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