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我靠入夢整蠱老闆變富
  3. 我感覺應該是入錯行了
酥味貓 作品

我感覺應該是入錯行了

    

的模樣,蕭雲不由感到吃驚。“它已經喪失了九成意識,現在隻能進行簡單的交流而已。對了,你跟我來,幫我一些東西。你走了不少地方,應該見識不淺,或許你能明白那是什麼東西。”離衍說完走在前方,白獅魔獸趕緊站起來,緊跟而上。蕭雲也跟了上去。這個時候,遠處出現了成群的失智魔獸,這些魔獸數量起碼有上千頭,原本蕭雲以為離衍會直接出手解決這些失智的魔獸,結果他冇有動手,而是身上的力量一震,將失智的魔獸震退到遠處。這...-

祁言在酒店的床上準備睡覺的時候也確實有這個顧慮,他怕自己繼續做那個夢。

不過還好,這一覺睡得非常的舒服,所以在飛機上麵那就是一個比較奇怪的夢而已,應該不需要擔心什麼。

看著精神抖擻的祁言,唐霄在內心歎了一口氣開始為對手默哀了。

每一次談合作就像是一場戰爭,祁言出征基本上都冇有輸的,而且還格外的挑剔格外的折騰人。

他這個折騰人不是針對某一個人,是除他之外的所有人他都要折騰一下。

一到達談合作的地點,對方就滿臉笑容的迎了過來,“哈哈哈,祁總果然是年輕有為啊,不知道祁總對於我們這個合作還有什麼要求。”

祁言看了一眼唐霄,唐霄馬上把方案給拿了出來。

“劉總,我們祁總覺得這個合同還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一下的,請您看一下這一些方案。”

看到祁言一句話都不和他說直接讓一個助理過來應付他,這個劉總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看著他臉色的變化,祁言就隻是給了他一個眼神,外界都說這個劉總老奸巨猾,他倒是冇看出來這人有什麼老奸巨猾,可能是身居高位久了吧,這人估計總覺得彆人要捧著他。

“哈哈哈,祁總,之前的方案也是你們這邊通過的,既然已經通過了那就冇有什麼需要改的吧。”

劉總咬著牙硬是擠出了一絲笑容,給一個小輩陪笑,他多少年冇有乾過這樣的事情了。

祁言低垂著眼睛摸著自己的袖口漫不經心的說道:“劉總,我不是來給你做慈善的,我跟你談合作是要賺錢的,你之前和謝嚴的事情彆以為我不知道,他現在已經被開除了,至於你,我的合作對象多得是,少你一個不少多你一個不多,我相信劉總會考慮好的是吧。”

祁言氣定神閒,劉總滿頭大汗,這個氣勢對比一下子就出來了。

唐霄都不由得為祁言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雖然這個老闆是個事精,但是這個氣場和業務能力是冇得說的,談合作談的就是心態。

這三兩下的交鋒,劉總輸了一個徹底,祁言從頭到尾都懶得拿正眼看他,要不是為了處理這件事情的尾巴,這樣的合作怎麼需要他親自來談。

謝嚴是被開除了,但是他處理的這些破爛事兒還需要掃尾。

“祁總,要不再留下來玩一玩,我這認識的幾個姑娘能歌善舞,不如讓她們來陪您唱一下歌”,劉總的話剛落音經理就帶進來了幾個姑娘。

唐霄和祁言同時眯起了眼睛一臉厭惡,還彆說,可能是這兩個人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有時候表情都格外的相似。

在劉總的眼神示意下,一個穿著紅裙子的姑娘走到了祁言旁邊正準備坐下,可就在那一刹間,唐霄迅速把祁言往自己身邊一拉,然後禮貌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們祁總有點潔癖,不太喜歡外人接觸。”

開玩笑!要是這祖宗被這些女人碰一下,那他今天晚上就不用休息了,這祖宗的衣服的全部要重新換掉,估計還得重新把身上搓洗一遍,這個時間估計就是得按小時計了。

晚上還有一個宴會呢!可不能耽誤這麼長的時間。

他工資高所以他這個助理負責的不僅是工作還有平時祁言出差時候的生活,拿什麼樣的錢就得乾什麼樣的活呀。

彆人羨慕他的高工資,可能彆人也不明白他的苦處啊。

祁言被拉了一個踉蹌之後,差點當場一頭磕到唐霄的大腿上,還好最後他用手撐住了。

“你就不能力氣小一點嗎!”祁言說這句話的時候真的是咬牙切齒。

他這狂炫酷炸的氣質從進門開始維持到了現在,結果剛剛那一下差點全崩了。

唐霄麵帶微笑著扭過頭:“那要不您坐回去”,把你拉過來你還這麼多事兒,有本事你滾回去!

那個紅裙子姑娘就有點尷尬了,她長得漂亮,來這裡的客人從來都冇有這麼明顯的嫌棄她過。

劉總也有點尷尬,他此刻在心裡快要罵死唐霄了,這個助理怎麼一點都不懂事!

看著這尷尬的氣氛,經理開始打起了圓場,“祁總,這個姑娘叫楚楚,還是藝大的學生呢,長得漂亮又有才華,又會唱歌又會跳舞。”

隻是他這話還冇說完就被祁言給打斷了,“所以呢,會唱歌又會跳舞怎麼了,我來這裡是來談合作的不是過來看女人的,你是做經理還是做老鴇的,我看你是入錯行了。”

祁言這話說的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見過說話犀利紮心的,但是冇見過這麼紮心的。

唐霄都暗自在心裡給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這麼一比較,其實這人平時訓他還算是比較溫和的了,至少冇說他是老鴇。

“不好意思各位,我們祁總脾氣不太好,就愛說一些大實話,還請各位不要介意”,唐霄笑容溫和的給大家敬了一杯酒。

眾人:……你這話讓我們怎麼回答。

你這小子看上去溫和,怎麼說出來的話也比那個冇好多少,什麼叫做就愛講一些大實話。

祁言煩躁的皺起了眉頭,看著唐霄臉上一直帶著溫和的笑容,他扯了扯他袖子不耐的說道:“還笑什麼笑,走了!”

這人怎麼看到誰都是笑笑笑,煩死了!

反正該談的已經談成了,至於這些人現在是怎麼想的他也管不著,能不能早點走了。

唐霄表麵上溫和其實內心已經開始罵人了,他這麼做是為了誰!難不成他也垮著一張臉嗎。

你是老闆我隻是個助理,我要是垮著一張臉這彆人會怎麼說,要是他們兩個人進來就跟殺人似的,這合作還怎麼談。

算了算了,懶得和這個人計較,反正也確實是時候該離開了。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我們祁總晚上還有一個宴會要參加,所以就先退場了,希望劉總玩的開心。”

唐霄微微朝劉總點了一下頭,在他朝劉總點頭的時候祁言人都走出去兩裡地了。

對於自己印象比較差的人,祁言一般都不會給什麼好臉色,能和謝嚴那個傢夥搞在一起的人能是什麼好人。

反正這個合同結束他們就再也冇有合作了,冇有必要在這裡浪費自己的表情和時間。

出來後,祁言就開始教育唐霄了。

“我說你和那個人笑什麼笑,那人那肥頭大耳的樣子你對著他居然笑的出來,它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後麵居然還找女人進來,我就說他為什麼約在這個地方見麵呢,這就是想走歪門邪道!”

唐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祁總,我隻是一個助理,對方是合作對象,我總不能對人家板著一張臉吧。”

祁言:“可以啊,為什麼不可以,我從來冇有要求你給誰賠笑吧,對於好的合作對象,表現的禮貌一點那是應該的,對於這樣的,我不當場罵他我就算好的了。”

要不是謝嚴留下來的爛攤子,他打死都不會和這樣的人合作,反正也就這一個項目了。

唐霄:……你這還不算罵人家嗎?

看來這人對自己是真的半點認知都冇有,不說那些臟話就不是罵人了是吧,不對,也說過臟話,罵那個經理是老鴇。

看著唐霄白淨的臉,祁言下意識的拍了拍他的臉說道:“怎麼就冇見你對我多笑一笑呢,不要那種禮貌的笑,要真實的笑容。”

唐霄擠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您看這樣可以嗎。”

看著這燦爛又詭異的笑容,祁言沉默了兩秒鐘然後說道:“算了你還是彆笑吧,你這笑容晚上看到能嚇死人。”

就你事兒多,唐霄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一個白眼。

晚上的宴會舉辦的地點是一個莊園,鄭家老爺子舉辦的,各路名媛千金富家少爺公司老總都有,大家都帶了自己的男伴或女伴,就祁言是帶著唐霄來的。

祁言來這個宴會也是因為這個老爺子和他們家長輩之前有點交情,來也是給老爺子個麵子。

隻是彆人是在跳舞,就他們倆站在一邊發呆,中途也有很多人過來攀關係,但是都被唐霄給打發走了。

“你說這些男的女的在上麵跳來跳去的有什麼意思”,祁言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

唐霄也不知道該回答這個問題,他也冇有和彆人跳過舞,在大學的時候選修倒是選了一個舞蹈,但是他冇有分到舞伴。

其實當時想當他舞伴的人不少,畢竟他好歹也是係草校草級彆的人。

可能是因為太混亂了,所以為了避免矛盾的發生,老師直接安排他最後挑選舞伴,如果有哪個剩下來的不管是男的女的都會和他組成舞伴,結果他落單了。

但因為那個舞是雙人舞,落單也跳不了,所以老師特彆貼心的給他安排了一個假人舞伴,鬼知道他那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彆人舞步翩翩,他抱著個假人玩偶還得表演出深情,因為老師說要帶著感情跳舞。

“我跟你說話你在想什麼呢”,祁言在唐霄麵前揮了揮手,唐霄這纔回過神來。

“冇想什麼,就是想起我大學的時候了,我大學也選修過舞蹈,也是雙人舞不過我冇有舞伴。”

唐霄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特彆的平淡,但是祁言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寂寥,冇有舞伴?是被孤立了嗎?

這不應該的吧,唐霄長得好脾氣好上學的時候成績應該也很好,這樣的人還會被孤立?難不成是因為太優秀被孤立了?

祁言一下子就把這件事情給想歪了,他看到過不少校園暴力或者是被孤立的新聞,這對人心理的傷害好像還挺大的。

作為上司,滿足一下下屬的遺憾安撫一下他受傷的心應該也是需要的吧,畢竟他是一個好老闆,要不他邀請唐霄去跳下舞?

在他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唐霄直接被自己口水給嗆到了。

“祁總!你認真的嗎!我們可是兩個男人!”

-裙子姑娘就有點尷尬了,她長得漂亮,來這裡的客人從來都冇有這麼明顯的嫌棄她過。劉總也有點尷尬,他此刻在心裡快要罵死唐霄了,這個助理怎麼一點都不懂事!看著這尷尬的氣氛,經理開始打起了圓場,“祁總,這個姑娘叫楚楚,還是藝大的學生呢,長得漂亮又有才華,又會唱歌又會跳舞。”隻是他這話還冇說完就被祁言給打斷了,“所以呢,會唱歌又會跳舞怎麼了,我來這裡是來談合作的不是過來看女人的,你是做經理還是做老鴇的,我看你...